鬼吹燈 > 一切從寶芝林開始 > 第五十八章 一點寒芒至

第五十八章 一點寒芒至

    想到這里,馬興田斂去眼中殺意,哈哈一笑:“既然李兄弟再三推辭,那我也不好多加挽留了,李兄弟,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說著,朝李長生抱拳拱手。

    李長生見狀,也是還了一禮,正要開口,便見馬興田整個人瞬間沖了上來,雙爪揮動,朝著李長生胸前攻來,只見一雙鐵爪,左手攻右,右手攻左,狠辣無比,瞬間封住李長生左右去路,眼看他騎在馬上,就要被這一雙鐵爪擊中。

    突如其來的變化,也讓李長生臉上驟變,不過他到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毛頭小子,不說本人在黑店中待了這幾年,該見識的江湖手段都見識了,就說他自己,看過那么多影視劇和小說,也知道人在江湖,需要多加防范,對于馬興田,自然不會一點防備都沒有。

    眼看一雙鐵爪封住左右去路,李長生頓時雙手一拍,落在馬背之上,便見瘦弱的身軀瞬間高高彈起,避開馬興田一雙鐵爪,隨后身子倒轉過來,頭下腳上,雙手一抖,噌的一聲,幾道寒芒射向馬興田。

    馬興田也沒想到這毛頭小子年紀不大,一副癆病鬼的樣子,江湖經驗卻是不少,在自己這樣突然的襲擊之下,居然還能反應過來,眼看寒芒激射,不敢怠慢,利爪揮動,叮叮叮叮,將幾枚柳葉鏢盡數接下。

    不過,相思柳葉鏢要是如此容易對付,也不會是金鑲玉壓箱底的絕技了,眼看馬興田剛剛擋下幾枚柳葉鏢,李長生已經重新坐在馬背之上,只見他雙手揮動,猶如長了好幾只手臂一樣,嗖嗖嗖,一陣陣破空之聲傳來,飛蝗驟雨一般的柳葉鏢瞬間飛向馬興田,封住他前后左右所有的去路。

    馬興田見狀,連忙抽身后退,雙爪一揮,猶如千手觀音一樣,一雙鐵爪在虛空中抓捏擒轉,金鐵之聲不絕于耳,將一枚枚柳葉鏢盡數擋住。

    眼看所有的柳葉鏢全都落在空處,忽然,馬興田只覺一陣勁風傳來,卻見李長生不知道什么時候欺身上前,一百零八路擒拿手施展開來,端是神出鬼沒,叫人防不勝防。

    李長生知道,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支持多久,久戰不下,自己就會被馬興田拿下,因此,馬興田,一定認為自己不敢與之久戰,只會依靠相似柳葉鏢的威力,反而不會防備自己的近身攻擊,所以,他一開始就施展出相思柳葉鏢的殺招,吸引馬興田的主意力,自己則在他疏忽的時候,欺身上前。

    果不其然,馬興田對此毫無防備,怎么都沒想到,李長生居然敢和他近身對戰,眼看李長生擒拿手施展開來,精妙無比,馬興田一個不慎,卻是落入下方,如此交手七八招,如果不是馬興田帶著一雙鐵抓,李長生不敢與之硬碰硬,怕是此刻已經被拿下了。

    想他乃是縱橫江湖多年的成名高手,卻和一個小輩交手落在下風,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癆病鬼,交手的時候還能聽見不時回蕩在耳邊的咳嗽聲,馬興田心中屈辱更甚,黝黑的皮膚惹上一層緋紅,可見他心中的怒意如何強盛。

    盛怒之下,馬興田出手更不留情,只見一雙鐵爪揮舞開來,猶如狂風驟雨一般,密不透風,幾乎招招攻向李長生的要害,如此猛烈的攻擊,瞬間將兩人的戰況反轉,只見李長生身形飄忽,步法精妙,騰挪流轉之間,在那狂風驟雨的攻擊中閃避開來,赫然是黃飛鴻的絕技,無影腳。

    這方世界,雖然武道昌隆,還在黃飛鴻的世界之上,不過,寸有所長,尺有所短,雖然,論起力量,黃飛鴻的世界不如龍門客棧的世界,可是論對力量的運用,黃飛鴻的世界卻更甚幾分。

    因為力量層次不如的緣故,黃飛鴻世界中,武者對于力量的運用更加講究,猶如窮人當家,每一分錢都要用在刀刃上,一舉一動,一招一式,對于力量的運用達到極致,只是這樣的話,或許算不得什么,可是當這些精細的運用,遇上這方世界的力量之后,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絕對是一加一大于二。

    因此,李長生看似狼狽,但在馬興田的攻勢下卻顯得游刃有余,反觀馬興田,盛怒之下雖然招數更顯狠辣,但是破綻也更加明顯,眼看馬興田連換三爪,攻向李長生的要害,李長生卻是姿勢不變,整個人輕飄飄掠出三尺,然后只見他足尖一轉,一腿踹向馬興田。

    馬興田連忙雙手交叉,擋住這一腳,不想,李長生這一腳看似猛烈,實乃虛招,一腳落在馬興田雙臂之上,混不受力,噌噌兩聲,褲管之中,兩道寒芒一左一右,射向馬興田的太陽穴要害。

    “不好,上當了,相思柳葉鏢!!!“看著在眼前放大的寒芒,馬興田心臟猛的一跳,這才想起李長生的相思柳葉鏢,連忙身子一矮,在地上抱團一滾,猶如一個泥球一樣,瞬間避開這一招。

    還沒等馬興田松口氣,便見兩道被避開的柳葉鏢,被李長生伸手一拂一點一轉一彈,四個動作幾乎是同時發生,頓時倒轉回來,垂直向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落在馬興田的腦門之上。

    “不!!!“馬興田發出驚恐的叫聲,瞪大的雙目之中,倒映出柳葉鏢上的點點寒芒,隨后而來的一聲慘叫傳來,便已經被兩枚柳葉鏢洞穿了腦門,身子一僵,死不瞑目。

    “咳,咳咳咳,咳咳咳。”見狀,李長生這才松了一口氣,頓時氣血上涌,整個人劇烈的咳嗽起來,喉頭一甜,點點血絲便順著唇角,緩緩滲出。

    “他,他殺了二當家的,沖啊,給二當家報仇!”看到這一幕,驚呆的一眾馬賊頓時回過神來,揮舞著手中的刀劍,就策馬揚鞭,朝李長生殺了過來。

    “不知死活!”李長生咳嗽幾聲,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眼看幾人沖上前來,伸手一揚,便見寒芒飛至,一陣慘叫聲中,一群馬賊,連人帶馬,盡數死在柳葉鏢下。

    http://www.qkjyfx.live/yiqiecongbaozhilinkaishi/96923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