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一切從寶芝林開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對戰酒劍仙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對戰酒劍仙

    “你都知道些什么?“酒劍仙側過身子,整個人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劍一樣,看向李長生。

    李長生聞言沒有說話,而是緩緩的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下一刻,一道寒光就在李長生的眼前綻放開來,這一劍沒有一絲一毫的征兆,猶如一縷清風一樣,隨心而動,可是劍光所到之處,卻好似皓月當空,光芒無限,凌空而落,難以抵擋,一劍通神,沒有一絲法力的外泄。

    “好一招蜀山御劍術!”見狀,李長生眼前一亮,同時心中也多了幾分警惕。

    此前他曾于林天南一戰,只覺林天南的劍術已經是世間少有,可是如今酒劍仙一出手,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強中更有強中手,雖然,酒劍仙的實力,比起拜月教主還有所不如,甚至可以說相差甚遠,但他的一手御劍術,當真是應了那一句,御劍乘風來,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見狀,李長生伸手一拍,掌心之中,一道彩光閃爍,便見一朵蓮花苞從掌心之中生長出來,落在劍鋒上的時候,綻放開來,正好將酒劍仙手中的長劍托住,令之落不下來。

    隨后,李長生在哪花托上一點,便見那彩蓮旋轉起來,道道藍色的水汽匯聚,化作一道寒冰反攻酒劍仙。

    雖說,七彩玄水蓮乃是一件防御法寶,但是,修為到了李長生這種境界,不要說是這樣的天地靈根,神通法寶了,就算是一塊破銅爛鐵,也能發揮出極強的作用。

    “好高明的法術,道人的法力不錯。”酒劍仙見狀眉毛一挑,稱贊一聲,刷刷刷,手中的青芒閃動,化作層層劍光,朝著李長生籠罩而來,道道寒芒猶如附骨之蛆,糾纏而來,“不過,對付我你還不出劍,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話音落下,便見那三尺青鋒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頃刻之間,化作成千上萬,猶如密雨銀芒,萬劍歸宗,朝著李長生斬殺而來,赫然是蜀山不傳之秘,萬劍訣。

    萬劍齊飛,每一劍蘊含的力量,都達到了金丹境界,比起林天南的七訣劍氣,也只是差了幾籌而已,可是在數量上,卻是他的數千倍之多。

    “并非是貧道看不起閣下,只是我那寶劍蘊藏的力量太強,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力量能夠掌控,你我不過切磋而已,若是出劍,一個不好,只會釀成大禍,況且,貧道也想要試試看,不出劍,能夠和你戰斗到什么地步。”

    這并不是李長生在找借口,每一次穿越時空,乾坤法劍都會得到虛空之海中靈氣的淬煉,易形換質,如今,已經不下于傳說中的仙器,其中蘊藏的力量之大,現在的李長生還沒有足夠的掌控力能夠運用自如。

    一旦祭出乾坤法劍,一個不小心,力量失控的話,輸給酒劍仙是小,就怕力量爆發,一個不慎,輕則兩人之中一人重傷,重則兩人全都因此死亡。因此,不到生死關頭,李長生自然不敢輕易出劍。

    說著,李長生手掌一抓,手中的七彩玄水蓮旋轉的更快起來,只見藍光閃爍,孕育出一道綠光來,卻是水潤而木生,手中蓮花綻放,李長生輕輕的吹出一口氣,好似一夜春風來,千朵萬朵蓮花開,蓮香飄散,無數的蓮子飛向天空之中,抽枝發芽,長成一朵朵蓮花,天空中,萬朵蓮生,每一朵蓮花正好迎上一把寶劍,花苞展開,將那劍鋒包裹其中,動彈不得。

    隨后,李長生恰動印決,便見蓮海震動,萬蓮歸一,連帶著萬劍歸一,重新化作那一把青鋒,屈指一彈,便見那寶劍好似雷霆陷落,颼的一聲,飛向酒劍仙。

    酒劍仙見狀,腳下一轉,避開這一招,同時伸出手,抓住劍柄,劍尖一抖,一道璀璨的寒光便點向李長生的胸口,轉變之巧妙,時機把握之精準,叫人嘆為觀止。

    只見這一道寒光,凌厲無匹,幾能撕裂云霄的無上劍光,瞬息之間就出現在李長生的胸前,避開李長生手中的七彩玄水蓮,便攻向他術法的薄弱地方。

    見狀,李長生眼皮一跳,一陣寒意順著背脊沖上腦門,酒劍仙劍仙之名,果然名不虛傳,不出乾坤法劍,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對手,不過,越是這樣,李長生的心里反而升起一股更強的戰意,好,他就要看看,不出乾坤法劍,酒劍仙能夠把自己逼到什么境地之中。

    眼看那一劍寒芒就要落在李長生胸膛的時候,終于,李長生動了,只見他雙手交叉,形成利爪之象,猶如地獄幽冥之中撕天而出的一只鬼爪一樣,針鋒相對,朝著酒劍仙手中的劍鋒抓了過去。

    就在這鬼爪形成的時候,漆黑猶如實質殺意瞬間沖天而起,森然的殺意之中,猶如蘊藏尸山血海,恐怖的氣息瞬間讓天地都為之一暗,就連酒劍仙這樣的蜀山劍仙,都感到一陣恐懼從心里散發出來,甚至于身上都感覺到一陣寒意。

    這道人到底是什么來歷,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殺意,好似從地獄深處,一路殺上人間一樣。

    滋滋滋,終于,一只森然鬼爪和酒劍仙的劍鋒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陣腐蝕的聲音,只見那劍鋒之上的凌厲劍氣和鬼爪碰撞在一起,一陣陣密集如雨的聲響,青芒黑霧彼此糾纏,好似蛟龍巨蟒一樣。

    每一次青芒閃光,都能將黑霧撕裂開來,同時,每一次黑霧呼嘯,也能讓青芒暗淡幾分,就這樣,一正一邪,兩道光芒也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隨著砰的一聲巨響,兩道人影各自退后數步,砰砰砰,每一步落在地上,都發出劇烈的爆破聲。

    嘀嗒,嘀嗒。。

    酒劍仙的劍鋒之上,幾滴鮮紅的血液順著劍鋒落了下來,將腳下的土地染成暗紅色。

    抬眼看去,只見對面站著的李長生,寬袍大袖,衣袂紛飛,,一條猶如白玉的手臂上,卻是添上了一道傷口,猩紅的鮮血順流而下,正是酒劍仙劍鋒上的鮮血。

    

    http://www.qkjyfx.live/yiqiecongbaozhilinkaishi/118911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