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一切從寶芝林開始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玄真派總壇

第二百九十一章 玄真派總壇

    道長你問這個干什么?“安幼輿一臉疑惑的看著李長生。

    “那神筆惡靈不是說了玄真派有三寶嗎?除了這神來之筆和玄真寶?之外,還有一物叫做太極金環,既然神筆有靈,誰知道那太極金環是否也是如此,所以貧道想著,去那玄真派總壇看看,能不能找到太極金環的下落,若是能夠拿回來,重歸你們玄真派,也是一件好事。”李長生解釋道。

    安幼輿這才恍然,“原來是這樣,玄真派總壇,就在此去三十里的望海峰下面,要不然,我去給道長帶路吧。“

    “不用不用。“李長生聞言連忙擺了擺手,“鐘姑娘身體不好,你們還是在這里照顧她好了,況且貧道孤身一人,來去自如,反倒方便,就不勞煩你們了,你們且在這里安生等候,貧道一有消息,立刻返程,告辭。”

    言罷,便見李長生縱身一躍,整個人便朝著遠方遁去,片刻的功夫,就化作一個黑影,消失在眾人眼前。

    以李長生如今的修為,莫說三十里路,便是三百里,也是來去自如,不過半刻鐘的時間,便出現在望海峰下,只見眼前,一處破舊的宮觀,占地面積極廣,雕梁畫棟,雖然已經破敗不堪,但依稀能夠辨認出曾經的輝煌,那壁畫之上,道道符文鐫刻,非同一般。

    見狀,李長生腳下一輕,落在大殿之上,看著處處斷壁殘垣,蛛網締結,忍不住心生感慨,便是這樣的道門大派,也逃不過歲月蹉跎,可見不成仙道,一切終歸都是過眼云煙,遲早煙消云散。

    感慨一番,李長生便打開一雙慧眼,兩道神光射出,落在這大殿之上,一寸寸搜尋起來,卻見慧眼之中,這大殿卻并無半點特異之處,一番探查下來,卻是一無所獲。

    “怎么會這樣呢?“李長生微微一愣,正準備收起慧眼的時候,忽然,只見不遠處的西南之地,一點道韻靈光一閃即逝。

    !李長生頓時精神一振,想不都想,就朝著那一點道韻靈光產生的地方飛奔過去,只見這里,乃是一處墳地,墓碑林立,碑上的字跡被風雨侵蝕,早已經看不分明,地面上,還有著好幾個一rén dà小的洞口,黑黝黝的,根本看不清楚。

    看著這些洞口,李長生當即上前,跳了下去,只見洞口深不過丈許,跳下去之后卻是豁然開朗,猶如一個地下宮殿一樣,四周的巖壁之上,滿是刻畫的道家箴言和修行圖像,仔細看來,和玄真寶?上記載的一模一樣。

    “看來,這里就是玄真派的總壇所在,這里應該原本是個隱秘的密室,不過遭逢歲月變遷,風雨侵蝕,才變成這般模樣。”

    李長生打量著四周說道,說著,便見這個地下宮殿,其實是一間墓室,中央地帶,一座石棺厚重無比,石棺的前面,一具枯骨盤膝而坐,早已逝去多年,李長生打量了兩眼,發現這枯骨的主人,生前應該也是成就金丹境界的高人,只可惜也是xiu liàn道術,不成真正的金丹,終究還是難逃生死大厄。

    整個墓室不大,李長生一番查探之后,終于將目光放在了那具石棺之上,只見他眼中靈光閃爍,常人不可見的情形下,那石棺之上卻是靈光閃爍,一道禁制凝結,將石棺封住,可見石棺之內,必有隱秘。

    見狀,李長生勾起唇角,乾坤法劍脫手而出,只見嗖的一聲,一道碧光閃過,砰的一聲,落在石棺之上,頓時火花四濺,一陣電光火石,發出金鐵之聲,無堅不摧的乾坤法劍,落在這石棺之上,瞬間被彈開,半點不曾傷到石棺。

    “好高明的禁制。”看到這一幕,李長生不由感嘆一聲,卻是沒有繼續動用乾坤法劍,而是從懷中拿出鎮壇玉圭芴,對準了這座石棺。

    只見鎮壇玉圭芴上,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散落出來,照在那石棺之上,便見洞穴之中,道道光芒浮現,五行之氣!氣彌漫空中,匯聚山川地脈之氣,猶如蛟龍抱珠一樣,匯聚在一起,正好落在那石棺之下。

    石棺上空,道道符印彼此勾勒,符文變化,融合地脈靈氣,盤踞在一起,卻是那施展禁制之人,將望海峰的山川地脈之氣,以及方圓十里之內的五行靈氣,全都匯聚在了一起,加持在石棺之上,誰要是想要暴力拆除這座石棺,就要先面對整個望海峰的山川地脈之力和方圓十里的五行靈氣。

    且不說誰有這個本事能夠和一座大山相抗衡,便是有這個本事,破了禁制之后,也會損傷望海峰的地脈之氣,到時候山川倒塌,無數生靈遭難,業力加身,必遭天譴,也是得不償失。

    李長生站在石棺前,看了半晌,才想出一個辦法來。

    想要打開石棺上的禁制,依靠蠻力自然是不能,可是,這禁制說來高明,到底還是依托玄真派的術法而生,他通過玄真寶?,早已將玄真派的術法法門全都刻錄來下來,其中必定有解咒的法門。

    當即,李長生拿起鎮壇玉圭芴,掐動印決,便見玉圭之上,無數道家箴言,妙法銘文浮現而出,在空中排列組合,顯化本相,片刻之后,李長生眼前一亮,大笑一聲,“就是這個!”

    說著,李長生伸手一抓,便見無數的妙法銘文之中,被他抓出來幾個,猶如排列組合一般,在他手心之中變化不定,體內的真元也是噴涌而出,糅合在他手中的幾個銘文之上,最終,化作一個針尖兒大小的符文。

    只見李長生伸手一指,那符文緩緩落在石棺之上,卻是沒有引起石棺的半點兒反應,猶如江河入海一般,一點點滲透進石棺之中,最終,落在那石棺勾勒的禁制之上。

    看到這一幕,李長生的面孔微微放松一絲,隨即手中法決轉換,便見那符文猶如太極一樣,在那禁制之中緩緩的旋轉起來,猶如鑰匙開su0一樣,一陣輕微的咔咔聲緩緩傳來。

    

    http://www.qkjyfx.live/yiqiecongbaozhilinkaishi/118910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