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異界明道傳 > 133.孫佑德出現

133.孫佑德出現

    戴明道正準備調侃調侃她,突然聽到大廳門口傳來“哐當”一聲巨響,似乎大門被人用暴力打開。他眼睛一亮,趕緊站起身來向大門口望去,然后又笑容滿面的坐了下來。

    小蘭一聽巨響也跟著站了起來,她看到有十多個身穿統一黑色西裝、頭戴墨鏡的高大男子浩浩蕩蕩的從外面進來,看他們面無表情的模樣,明顯是來者不善。她再轉過頭來看身邊這位,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好像這場晚會不是他家舉辦的似的。她忍不住好奇問道:“外面出事了,你怎么還坐在這里呀?你不會是看到那些黑衣人慫了吧?”

    “現在還不是我出現的時候,你沒聽說過主角總是最后一個出場這句話嗎?你就坐在這里安心的看戲好了。”戴明道好整以暇的繼續消滅盤子里的糕點,看著領頭進來的老者冷笑連連。

    小蘭靈動的美眸滴溜溜一轉,馬上跟著坐了下來,靜看好戲開場。

    會議大廳的大門被人蠻橫的打開,孫佑徳無視門邊迎賓小姐的詢問,帶著十多個保鏢龍行虎步的向會場中央走來。孫佑徳一路走來,凡是靠近他的賓客都被他的保鏢們蠻橫的推開,很多賓客都被他們推得一個踉蹌,撞在其他賓客身上,盛在酒杯中的酒水或是灑在地上或是潑到其他賓客的身上,引得賓客們驚叫連連慌忙躲避,會場和諧的氣氛被他們破壞得一干二凈。

    正在和合作伙伴微笑交談的李俐菲轉頭向會場大門方向看去。當她看到領頭的人是孫佑徳的時候,眉頭不由的皺了一皺,向身邊諸人告了個罪,轉身就迎來上去。穆曉蝶等女孩子們知道好戲開場,也紛紛向李俐菲的方向靠攏過去。

    雙方一碰面,孫佑徳就來了個先發制人:“李俐菲總經理,你們集團公司開業這么重大的事都不邀請我,這事做得可不厚道啊!”他盯著對面的李俐菲,面現不悅之色,隱隱有責備之意道。

    “臺市這么點大的地方,什么事能瞞得過孫董事長您啊?即使我們沒通知到您,我想你也是會過來的。看吧,您這不是也來了嗎!”李俐菲軟中帶硬的回了一句。

    “這能一樣嗎?”孫佑徳臉色一沉,大有興師問罪之意:“你們這些年輕人一點敬老尊賢之心都沒有,這是要吃大苦頭的!”

    “老是夠老,這賢在哪呢?我可一點也沒見看出來呀。”李俐菲反唇相譏道。

    “哈哈哈……”孫佑徳臉色一變,哈哈大笑起來,仿佛剛才生氣的模樣從來就沒出現過一樣,“不愧是我們宏遠集團出來的人,口才就是好!”說著他向自己身后伸出左手。身后的助手會意,趕緊從公文包里取出一疊文件交到他手上。

    孫佑徳拿到文件看也不看,轉手就往李俐菲面前一送,口中說道:“說起來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們公司剛開業我還不得送份大禮物給你呀?你看看,同意的話就簽了吧。”

    李俐菲狐疑的接過文件看了起來,越看臉色越難看,看了兩頁就把文件合上了,滿臉嘲諷道:“孫佑徳,你拿區區1000萬就想買下我們公司51%的股份外加產品配方,這未免太異想天開了吧?怎么,帶了十幾號人就想過來砸場子嗎?”

    “俐菲丫頭,你是在拒絕我的好意嗎?”孫佑徳的臉色又一次變了,露出了猙獰的表情道:“就憑你這500萬規模的小公司,我能出1000萬已經是天大的恩惠咯,你可不要不識抬舉啊!”

    “憑你這區區1000萬,就跑這里來耀武揚威,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吧?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是在癡人說夢!”李俐菲一臉不屑的拒絕道。

    “既然你不識抬舉,那我就不客氣了!”孫佑德臉色一沉高聲宣布道:“在場的各位晚上好!我是宏遠集團的孫佑徳。想來諸位也看到了,剛才我們集團和‘超能醫藥集團’的合作沒有談成,對此我深表痛心。當然,我們集團并沒有放棄,現在我決定:即刻起我們宏遠集團將強行收購‘超能醫藥集團’,凡是與‘超能醫藥集團’有業務往來的團體或個人,只要現在終止與‘超能’的一切合作并且站到我身后來,我們宏遠集團承諾,收購成功之后將與支持我的朋友們重新簽訂一份協議,并且承諾一切業務往來全部讓利20%!”

    此言一出,圍在四周的賓客們不覺臉色一變,有的一臉糾結,有的竊竊私語,更有幾個面露會心的微笑。正當一些人搖擺不定的時候,有五人面露微笑的從人群中走了來,向孫佑徳走去。他們之中有兩個是“超能醫藥集團”的供貨商,有三個是某些省份的總代理。這五人的心動起了很強的領頭羊作用,許多心中搖擺不定的賓客們面露歉意的向李俐菲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低著頭也跟了過去。不多時,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人連十分之一都沒有了。

    對于人們的表情變化和站隊的舉動,李俐菲并沒有做出任何穩定人心的舉動,她只是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孫佑徳,一副咬牙切齒的憤怒表情。

    前期的諸多算計現在終于有了成效,一種得償所愿的滿足感在孫佑德的心中油然而生,他的臉上漸漸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環視了對面剩下的寥寥數人,準備再接再厲游說一番,爭取切斷李俐菲所有的供貨商和銷售渠道,這樣偌大的一家集團公司既沒有原料來源,又沒有銷售渠道的,他就不信他們還能撐幾天?他笑呵呵的抬腿向前正要開口,突然兩眼圓睜、臉色發白,微笑的表情霎那間凝固住了,連剛邁出去的半步也不自然的縮了回來。

    “那個天殺的怎么在這里?”孫佑德渾身一顫,額頭上冒出點點冷汗,臉上的肌肉似乎失去了控制不停的抽搐。

    孫佑德這種失態的表情動作,一點不落的被在場的人們看在眼里。他們越看心中越是好奇,一向以沉穩和雷厲風行著稱的孫佑德董事長怎么會露出這種似乎是“害怕”的表情?他們順著他的目光看向李俐菲右側一個角落,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散發著無窮誘惑力的婀娜身影。

    安·布魯克!

    剛才李俐菲身邊圍著看熱鬧的人比較多,她們也沒有擠進去的意思,而是在人群外圍守候,孫佑德一時半會兒還發現不了她們。畢竟穆曉蝶和孟緣蕓兩人整天和戴明道在一起,她們的資料肯定也會被孫家熟知,如果她們過早的暴露,那會對戴明道的計劃不利。現在李俐菲身邊也沒幾個人了,沒有刻意隱藏的安自然而然的就暴露了出來。

    為什么孫佑徳一看到安·布魯克就會臉色發白?不要忘了,那天晚上在市骨傷科醫院里,安可是非常敬業的給孫佑徳一家子舒通了一番筋骨,打得他們各個鼻青臉腫滿身瘀傷,孫佑徳冰敷了一個星期才敢出來見人。

    “你……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孫佑徳深吸一口氣試圖恢復自己的氣勢,但內心的害怕讓他無法如愿,一開口就顯得底氣不足。

    “俐菲姐是我的好姐姐,你說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里?”安走上前來站在李俐菲身旁,伸手挽住她的右臂滿臉堆笑的反問道。她的動作自然而親密,沒有任何做作,仿佛本該就是如此一般。兩位風華絕代的俏麗佳人站在一起,立馬吸引住了說有人的目光。

    這個異常暴力的女人是李俐菲的姐妹這么重要的情報都沒收集到,孫佑徳的心中開始懷疑那些手下的辦事能力。他不由回頭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十來個保鏢,心中的底氣又漸漸回來了:“這些保鏢是我出高價請來的,可不是以前那幫花拳繡腿可比的,何況這種大庭廣眾之下,那暴力女想來也不會一言不合就動手吧?”

    “哼,我現在是來收購‘超能醫藥集團’的,我們之間的事以后再說。”孫佑徳拿話堵住安,想讓她不要插手今晚的事。說著他又退后了一步,和安保持距離。保鏢們見狀,上前幾步非常敬業的將他們的雇主保護了起來。

    “哎呀,我來晚了,實在不好意思啊!”突然門口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

    大家扭頭看去,只見一位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正從大門口快步走來。他身穿一身迷彩軍裝,一臉風塵仆仆的樣子,身后形影不離的跟著兩名高大威猛的士兵。

    穆曉蝶一見來人,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的神情,飛也似的跑過去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朗聲匯報道:“‘地虎’特種部隊隊員穆曉蝶歡迎隊長到來!”

    周偉明還了一個軍禮,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乖侄女,然后打趣道:“曉蝶啊,這二十多天沒見你,我怎么感覺你突然變得漂亮了許多呀,是不是你男朋友愛情滋潤的結果啊?”

    “周叔叔!連你也開我玩笑,我不理你了!”穆曉蝶滿臉通紅的撒嬌道。周偉明平時還是挺嚴肅的,那都是因為他面對的都是一群心高氣傲的年輕小伙子,不樹立高大的形象,這隊伍就不好帶了。工作之余他還是會偶爾開開穆曉蝶的玩笑的,畢竟穆曉蝶的父親是他的老戰友,穆曉蝶在私下里都是叫他周叔叔來著。

    “好好好,我不開玩笑。我說你們大眼瞪小眼的這是在干嘛呢?”周偉明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奇的問道。

    “還能干嘛,不就是有人不開眼,來這里找茬嘛!”穆曉蝶把周偉明拉到一邊,一臉嫌棄的小聲說道。

    “需要我幫忙嗎?”周偉明一聽這話,臉色立馬就是一沉。

    “別!你這一摻和就沒意思了……”穆曉蝶趕緊阻止道。

    周偉明想想也是,憑戴明道的本事也不可能搞不定這種小場面,當下就釋然道:“那你小男朋友呢?”

    “在后面待著看戲呢……”穆曉蝶小臉又是一紅,但沒有否認有男朋友的事實。

    “行,你們慢慢玩,我也去看戲。”周偉明呵呵一笑,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這一大群西裝革履的毫無眼力的可憐蟲,吩咐那兩名衛兵找個地方休息,自己徑直向里面走去。

    周偉明的出現和穆曉蝶的問候,讓一些心思靈活的人心中一突。什么“地虎”特種部隊,什么周隊長的,他們覺得今晚的事情怎么就透露出一股怪異味道。

    周偉明突如其來的一打岔,把李俐菲好不容易醞釀出來的悲情情緒全驅散了。她再也裝不下去了,只好清咳一聲喝問道:“采購部趙經理、銷售部鄭經理,你們給我解釋一下,為什么你們找來的兩位材料供貨商和三位省級代理商會帶頭反水?”

    “李總經理,我……我是被逼無奈呀……”趙經理眼睛不停的瞟向孫佑徳,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這還看不出來嗎?我們本來就是孫董事長派過來的臥底!”鄭經理可不像趙經理那么唯唯諾諾,他理直氣壯的回答道:“你以為憑你們這個剛成立的新公司在短短幾天里就能找齊這么多業務熟練的領導層和員工嗎?別異想天開了!公司里像我們這樣的臥底那是多如牛毛,公司的內部情報早就被我們摸的一清二楚了。這樣的情形你還拿什么資本和我們孫董事長斗?”

    “是嗎?”李俐菲面無表情的扭頭看向自己的身后,毫無波動的聲明道:“還有哪些人是臥底的,現在都可以站出來了,現在出來我可以當做離職處理,要是以后被我查到了,那后果……”

    李俐菲的話還沒說完,“刷刷刷”的從人群中站出七八個年輕的身影。他們有的面無表情,有的一臉愧色,還有的則是一臉嘲諷的笑容。

    “就這么多了?”李俐菲從那些年輕人的臉上一一掃過,眼中掩飾不住失望和憐憫。她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走了。那些年輕人相互看了一眼,轉身就站到了孫佑徳的陣營當中。

    “還有沒有人想現在走的?”李俐菲又問了一遍身后的公司員工們,直到沒有一個人愿意離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又轉過身來高聲宣布道:“我以‘超能醫藥集團’總經理的身份在此宣布:從此時此刻起,所有站在我對面的團體和個人都將永久列入本集團的合作黑名單,本集團將永遠不會與其展開任何形式的合作。”

    http://www.qkjyfx.live/yijiemingdaochuan/164015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