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異界明道傳 > 97.一不小心又拆家

97.一不小心又拆家

    戴明道知道自己這樣是沒有效果的,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到拍攝的手機之類的東西,毀尸滅跡才可以,于是他馬上就換了另一種辦法。他用力推開抱住自己的安·布魯克,噌的一聲從床上坐起來,四下張望準備第一時間消滅證據。可是情急之下他忘記了自己的力氣是多么的大,安·布魯克有如炮彈一般從床上飛彈而出,整個人撞在床邊的墻上,然后穿過墻壁在穆曉蝶和孟緣蕓二女的床上彈了彈,這才停了下來。兩個房間之間的墻壁上留下了“一”字型的空洞,兩屋來了個里外通透。趁著這極短的時間,戴明道憑借著逆天的技能,成功找到了正在拍攝中的錄像設備。

    “蝎尾狐”不愧是合眾國數一數二的王牌特工,真是陰險狡詐!她不僅在明處用今天剛買的手機全程拍攝,暗地里還使用戴明道在醫院交給她的監控設備反過來監控戴明道!良心真是大大的壞了,戴明道一個虎撲就把她的手機和監控攝像頭全收進了小鼎空間,然后反身一摸床底下,抓起攝像頭的接收裝置也一股腦的沒收了。對于戴明道來說,找東西那是得心應手的很。干完了毀尸滅跡的事情,戴明道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轉過身來,滿臉壞笑的準備給安·布魯克來個“滿清十大酷刑”,給她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竟然敢把壞主意打到本少爺頭上來了,老虎不發威你還當我是HelloKitty啊?!

    戴明道房間里巨大的聲響和不同尋常的震動嚇壞了滿屋子的人。戴爸戴媽驚慌失措的穿著睡衣從自己的臥室里出來,三兩步就沖到戴明道的房中,驚恐的環顧四周,大聲詢問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啊?是不是地震了?”

    孟緣蕓正在衣柜邊拿著今天剛買的衣服之類的對著鏡子一一比對。此時她正左手拿著粉紅帶花的連體泳衣,右手拿著淺藍色腰間有褶皺裙擺的泳衣,內心糾結不已。突然身后傳來一聲巨響,一個人形身影在鏡子中一閃而過,這著實嚇了她一跳!她趕忙轉過身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安·布魯克整個人趴在她們的床上一動不動了。

    此時穆曉蝶正在浴室泡著“鍛體液”呢,這聲巨響剛過,她連身上的泡泡都來不及清洗,包裹著浴巾就沖了出來。

    四伙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趴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安·布魯克身上,要不是她還能渾身顫抖發出虛弱的呻 吟聲,可能大家都會以為她掛了呢!要說安·布魯克還真慘,下午剛買的吊帶真絲睡裙已經成了破布片,背部正面撞擊墻壁,當場就是脊椎和肋骨骨折、內出血,全程和磚頭之類的摩擦,造成了全身性軟組織挫傷和全身表皮挫傷。她渾身上下血肉模糊,都快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了。要不是她晚上剛用稀釋100倍的“鍛體液”洗過澡,估計受了這么嚴重的撞擊,她都已經是個死人了。

    戴明道直接從一字大洞中鉆了過來,徑直來到二女的床邊,俯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安·布魯克的身體狀況,癟了癟嘴教訓道:“歪主意打到老子身上來了,得到教訓了吧?看你以后還老不老實!”說著他掏出兩顆“回血丹”塞到安·布魯克的口中,拍拍手抬起頭來說道:“好了,晚上就讓她這樣趴著吧。嗯,最好還是處理一下她身上的東西,不然留下疤痕就難看咯……”戴明道還沒說完,整個人都呆住了,因為他現在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渾身濕透,身上包裹著浴巾的穆曉蝶呢!

    穆曉蝶一看到戴明道的眼神,臉刷的一下就紅了,“咽嗚”一聲就慌不擇路的退回到浴室之中。孟緣蕓似乎意識到什么,氣呼呼的拿起手上粉色帶花的連體泳裝,一股腦的套在了戴明道的頭上。

    二老看到眼前的情形,知道沒什么大事,心中也就放心了,戴媽媽悄悄的扯了扯老頭子的衣袖使了個眼色,兩人就悄無聲息的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戴明道尷尬的把泳衣從頭上拿下來,轉移話題道:“看來晚上我還是在客廳睡吧,你們也早點休息哦……”說著,他打開房門一溜煙的跑了出去。穆曉蝶悄悄打開浴室的門,向外瞄了幾眼,確定安全后,才匆匆穿上衣服走了出來。她看了看屋內的情形無奈的搖了搖頭,對孟緣蕓道:“看來這里晚上是沒辦法睡了,我們就到明道那邊對付一下吧。不知道這個惹禍精怎么惹到了明道,現在搞成這個樣子,真不知道怎么說她才好。”

    此時“回血丹”的藥效正持續發揮效用,安·布魯克身上的外傷正迅速結疤脫落,斷掉了骨頭也正在回歸原位。她**一聲緩緩睜開眼睛,腦中一片空白,她只記得自己的肩膀突然遭受了巨力的推動,然后整個人就飛了起來,接著背后一陣劇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艱難的轉了一下頭,看到了正幸災樂禍的盯著她看的兩位美女。她剛想開口詢問,孟緣蕓就伸手把她的嘴捂上了,沒好氣的說道:“明道哥哥說了,你現在需要休息,乖乖的趴著睡一覺,明天就好了。你呀真不知好歹,竟然想著去招惹明道哥哥。憑明道哥哥那變態的肉體強度,要不是你晚上剛用稀釋100倍的‘鍛體液’洗過澡,就你原來那小身板,早就成肉餅了好不好,你現在能活著全靠明道哥哥給你服用的療傷圣品‘回血丹’呢!”

    孟緣蕓啪啦啪啦的一陣埋怨,穆曉蝶想制止已經來不及了,心中嘆息道:“哎,明道日防夜防還是沒防到小蕓這小妮子的一張嘴啊!得,秘密全暴露了……”

    “啥?戴明道這家伙竟然以次充好,拿稀釋過的東西和老娘交易?”安·布魯克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稀釋100倍”這幾個字眼上,她呼的一身從床上跳了起來,準備找戴明道拼命。穆曉蝶和孟緣蕓兩女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幾分鐘前還半死不活,現在卻活蹦亂跳的蠢女人,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打開柜子門,把上面的鏡子對準了怒氣沖沖的安·布魯克。

    “Oh my god!”安·布魯克情不自禁的狂飆自己的母語,“這,這是我嗎?”她開始語無倫次了,鏡子中的她皮膚細膩白皙,毛孔緊致收縮,連原來粗大的汗毛都脫落了。再看看自己的臉,天哪!臉部光滑有彈性,滿臉的雀斑都不見了,這還是原來的她嗎?她不相信的伸手摸著自己的臉,手上的觸感是那么的光滑,讓她情不自禁的有做夢的感覺!她不信邪的湊到自己的腋下聞了聞,以前的體味竟然減弱了那么多,幾乎都聞不到了!什么是脫胎換骨?這就是貨真價實的脫胎換骨啊!

    “如果我能搞到這個藥的配方,貢獻給國家,那么……”安·布魯克不禁本能的想到了這茬。

    “你就別做白日夢了!”穆曉蝶看她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便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她的美好憧憬,面無表情的說道:“這藥全世界只有明道一個人會做。怎么,你想綁架他然后送到合眾國去嗎?我可警告你哦,這次你沒死那是純屬僥幸,下次再打明道的歪主意,他救不救你我不知道,但只要他輕輕一推,你就可以見你們的上帝去了。”

    “不要以為我在危言聳聽,你看看那邊。”穆曉蝶伸手指了指那面破了一個大洞的墻,面帶不屑的說:“明道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強,今天能推倒墻,明天說不定就能一拳打穿三厘米厚的鋼板。他現在吃飯都得用他自己特制的筷子,普通的筷子一捏就會斷,你說你這小身板能夠他折騰幾次?”

    安·布魯克終于知道了為什么眼前這兩位美女要無時不刻的照顧戴明道的飲食起居了,敢情那家伙就是個移動中的破壞王啊,碰啥啥壞的那種!

    “明道讓你幫他調查孫家,你以為他是鐵了心要對付他們嗎?明道要對付別人,只要一句話的事,世界上有的是人排隊等著巴結他呢,那些招惹明道的宵小絕對活不了幾天。你就沒想過他找你調查孫家的真正原因?”穆曉蝶臉上露出了一抹溫馨的笑容,猶如冰雪融化一般盡顯柔情似水。

    “退一萬步說,即使你拿到了這種藥,貢獻給你的國家,結果會如何?你以為是讓你們國家的平民都身強體壯、貌美如花嗎?”穆曉蝶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斬釘截鐵的說道:“你錯了!結果必然是你們用這種藥生產出大量的‘超能戰士’,投入到侵略別國的戰場上;那些有權有勢的就會毫不猶豫的壟斷這種藥物使自己返老還童;把這種藥高價賣給其他人,大把大把的撈錢,基層的國民依然沒有辦法享受到任何福利,除非他舍得花大把大把的錢。”

    “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投入大量的戰士有什么錯?”安·布魯克反駁道。

    “笑話,你看看你們近幾十年發動的那些戰爭,哪一場不是在別國的領土上,這叫什么保護自己的國家?這完全是在侵略好不好!你們所謂的保護自己就是要搞殘別人嗎?零和游戲玩得倒是風生水起的。”穆曉蝶有點激動起來了。

    “911我們就受到了攻擊!”安·布魯克抓住了穆曉蝶的語言漏洞反擊道。

    “呵呵呵,你別忘了,那個組織本來就是你們在中東地區扶植起來對付前蘇國的!”穆曉蝶也不和她爭辯,最后說道:“多讀讀別國出版的近代史,看看別國的人民是怎么評價你們國家的吧,蠢女人!”穆曉蝶說完轉身回到了浴室,繼續泡她的藥澡去了。孟緣蕓沒有忘記戴明道的交代,拉著安·布魯克就去了戴明道房間那邊的浴室,小心的處理她身上的臟東西。安·布魯克一臉沉思的任她施為,穆曉蝶和她的說的話,對她造成的震撼實在太大了,她一直不斷的接受各種任務,從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現在換個角度想想,以前看到的事情就都變味了!

    http://www.qkjyfx.live/yijiemingdaochuan/157428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