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異界明道傳 > 82.時間就是生命

82.時間就是生命

    陸榮來到小警務室,剛剛報上了自己的姓名,警務室的電話、警務系統消息、實時公告系統的消息幾乎同時響起。確認了消息以后,三位民警馬上行動起來,把陸榮帶入內室保護,迅速上報了陸榮在他們警務室的情報。短短五分鐘,兩輛全副武裝的特警車輛就包圍了這間警務室。幾位身穿防彈衣、荷槍實彈的特警抬著一個大箱子從車上下來,快速進入了警務室。當他們確認了陸榮的身份信息后,迅速打開大箱子,取出里面的檢測設備在陸榮身上來回掃描了一番,在他右腿上出現了特殊反應。他們對此仿佛心知肚明,從箱子里拿出一套金屬材質的衣褲讓他換上。

    陸榮換上衣褲后,他們又重新掃描了一遍,檢測設備顯示信號降低了很多。他們并沒有滿足,而是拿出一條厚厚的類似圍巾的編織物,繞著反應點包裹了兩圈,直到再次掃描沒有任何信號傳出來后他們才罷手。接著他們又從箱子里拿出一套特警的制服、防彈衣、頭盔等讓他穿戴起來,然后把陸榮行李箱里的東西搬到大箱子里保存好,讓陸榮偽裝成特警人員和他們一起抬著這個大箱子回到車上。

    特警的行動迅速而高效,三分鐘不到兩輛特警車就從警務室開走了,同時消失的還有陸榮和定位芯片的信號。

    追蹤信號的兩路人馬也很迅速。追蹤手機定位的人馬已經在公交車上找到了支離破碎的手機;追蹤芯片定位的人馬雖然在半路上就接收不到信號了,不過由于陸榮在警務室一直沒動彈,他們還是很快就來到了警務室附近。根據以上種種情況分析,他們得出了陸榮叛變潛逃的結論。既然無法抓到陸榮,那就只有靠陸榮家人那邊的行動人員碰碰運氣,看他會不會聯系他的家人。

    遼省公安局接到公安部的B級緊急命令,依托強大的身份信息查詢系統,很快的查詢到了陸榮家人的信息:陸榮的父母住在沈市下轄的縣城,父母都在同一個單位工作,是一戶普通的居民家庭。父母響應**號召,只有他一個孩子。陸榮家還真是一脈單傳,爺爺奶奶已經在幾年前過世,陸榮的父親本來有兩個姐姐,但由于當年生活條件等原因都沒能存活下來。這樣的家庭情況,警方保護起來就簡單了許多。他們馬上兵分數路,根據陸榮家人的家庭信息下發到當地公安局負責前期的秘密保護。整個行動從命令的發布到當地警方保護行動的展開,耗時不過30分鐘,由此可見信息化建設的重要性。

    李常春副部長得到陸榮已經妥善轉移的消息后不由松了一口氣,同時他聯想到敵對勢力可能已經知道陸榮失蹤的消息,可能會對他的家人展開行動,于是他又發布了一條后續命令:由暗中保護改為貼身保護;及時聯絡陸榮的所有親人,做好立即轉移的準備;派遣必要的情報力量對接近和聯系陸榮家人的人進行跟蹤和監控。時機已經成熟,是時候開展反擊了!

    對陸榮家人展開行動的敵方人員在接到命令后不敢怠慢,分組向他父母所在的單位及家中趕去。現在是下班的晚高峰時段,人流密集,不適合發現并鎖定目標,而單位門口人潮涌動,不適合進入單位內部尋找,為今之計只有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在單位大門口和他們的必經之路上守候,力求綁架他父母,達到威逼他現身的目的。要知道叛徒無論在哪里都是不可原諒的人!

    警方的行動比他們靈活的多,在派出保護人員的同時,已經第一時間通過手機聯系上了陸榮的父母,告訴他們有人欲對他們不利,告誡他們留在單位不要外出,將有警方過去保護他們。同時,聯系了他們的單位,要求單位做好對他們的保護工作。

    當警車呼嘯著趕來陸榮父母單位的時候,正好和那幫在大門外守株待兔的敵方人員迎面撞上。這幫人雖然都穿著便服,形象上并不突出,但是他們在這匆匆而過的人群中時而踱步時而張望的,和附近的人那叫一個格格不入。經驗豐富的民警們馬上就辨別出了他們,于是他們有組織的行動起來,向那伙人包圍了過去。

    守株待兔的那伙人見到數輛警車出現,立即知道行動已經暴露,馬上準備撤離。這些人轟然而散、四下逃竄,沒幾分鐘就跑得一個不剩。由于第一批來此的民警并不多,他們的任務也不是追捕這些敵方人員,所以他們并沒有追擊,而是迅速進入陸榮父母的工作單位,接手保護他們的工作,同時他們也聯系了市局,報告了當時的情況。

    市局接到報告,迅速調取附近監控,開始實施抓捕。在這天羅地網下,又是華夏主場,這些人能逃到哪里去?沒多久就被一網打盡了。

    敵對勢力高層得知他們的行動人員被捕的消息后,開始惱羞成怒,對陸榮家人發布了絕殺指令,凡是陸榮的直系和旁系親屬都在這絕殺指令的范圍之內。

    陸榮的親屬只剩下他母親一方。陸榮外公一家在鄉下,那里比較偏遠、行動不便,又沒有聯系方式,警方只得間接聯系他們所在的村,下達就近保護的通知,并且出動縣城的警力驅車前往,迅速轉移;陸榮還有個舅舅在10多年前就已經到南方經商了,好多年未回鄉,短時間聯系不到,只知道在南方某城安家落戶,娶妻生子。通過對陸榮母親的詢問,警方得到了陸榮舅舅的手機號碼,當即聯系到了他,取得了他的住址。接著就好辦了,跨省協同,短短幾個小時就把他們一家嚴密保護起來。自此警方和敵對勢力的博弈以警方的完勝而告終。

    通過對抓獲的敵方行動人員的審問和陸榮的揭秘,在華夏北方的一張敵對勢力行動網漸漸浮出水面,一場轟轟烈烈的國安大會戰即將全面打響。

    陸榮被特警保護帶離了小警務室后,直接被帶到了市公安局。在那里市局的領導已經在等著他了。雙方見面后,領導將當前的形勢對他做了簡單的說明,并且對他今后的安排做了規劃。在把敵對勢力一網打盡之前,陸榮一家包括他母親的親屬都將被轉移到軍區進行保護。為了能盡快將敵對勢力一網打盡,市局領導希望他能盡量詳細的提供敵對勢力的一切資料。同時他還提醒陸榮,他身上被人植入了定位芯片,現在只是暫時屏蔽,等接到陸榮父母后,他們會安排他進行手術取出這枚芯片。

    陸榮看到他們已經把行動的方方面面都安排妥當,也就放心下來,馬上和市局領導來到一間小房間,把他所知道的情報和盤托出。他們交談的氣氛非常融洽,一番交談下來,領導基本摸清了這個組織的組成和大致框架。從小房間出來后,陸榮第一時間就見到了自己的父母。陸榮父母是縣城的警方從他們工作的單位里直接接過來的。一家人時隔一年終于再次見面,都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但現在情況特殊,在市局領導的安排下,他們坐上了一輛偽裝成普通商務車的強化防彈車,帶上行李向軍區駐地而去。

    路上陸榮回想起這個把小時的奇妙經歷都是從他給戴明道打了個電話開始的,此時他越發覺得這個好伙伴神通廣大。

    當晚,陸榮在軍區醫院做了微創手術,把那枚定位芯片取了出來。當然,這枚芯片是個極好的誘餌,現在可不能暴露。他們的手術是在一間鋁合金密室內進行的,取出芯片的第一時間,它就被裝在一個金屬盒子中帶走了。醫生準備給陸榮縫合傷口,但陸榮卻拒絕了。當他把手里捏著的一顆藥丸吞下去之后,醫生們驚奇的發現他腿上的傷口正在迅速愈合,短短幾分鐘時間就一點傷口都見不到了。雖然為了這小傷口而動用一顆“回血丹”有點浪費,但這避免了因縫合傷口而留下一個疤。反正這藥戴明道多的是,沒了再要也就是了,陸榮用了一點都不心疼。可醫生們就沒他那么淡定了,紛紛圍著他要見識見識這神奇的藥丸,吵得他煩不勝煩,要不是現在下半身還麻痹著,他早撒腿跑了。最后他被煩得實在沒辦法了,只好答應給他們一顆用于分析研究。于是他在醫生們的攙扶(其實是一人一條腿的抬著走的)下來到更衣室,從褲兜的小瓷瓶里倒了一顆出來。可誰想這群文質彬彬溫文爾雅的白衣天使們竟然不顧形象的對他實行了慘無人道地劫掠,除了身上的一條褲衩,什么都沒給他留下。那條褲衩還是醫生們扒下來后反復檢查確定沒攜帶任何其他東西后才在他強烈要求下還給他的。這讓陸榮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他向院方提出了嚴正的抗議,直到最后得到了一筆不小的賠償金這才作罷。

    http://www.qkjyfx.live/yijiemingdaochuan/154582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