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異界明道傳 > 77.基地通緝令

77.基地通緝令

    他們要在基地待兩天時間,于是也準備租個別墅什么的暫時落腳。布萊尼·雷克薩爾適時說明了基地的收費情況,這里和“維爾親王號”一樣提供免費的小空間住宿,也可租用大的房屋,連房價都沒啥差別。戴明道他們選了一間和“維爾親王號”時差不多的別墅租用下來。租房的手續都是通過剛才那個“自動販賣機”完成的。戴明道支付了1000積分后,得到一張標著數字的銀色卡片。據布萊尼·雷克薩爾介紹,“自動販賣機”是“科技派系”通用的自助終端,通過它可以辦理幾乎所有業務。布萊尼·雷克薩爾一邊說,一邊從戴明道手中拿過這張卡片,在自助終端上刷了一下,然后在彈出的全息列表中選擇了“入住”按鈕,自助終端在地面上投影出一個臨時傳送陣。眾人自覺的走入傳送陣中,白光一閃,他們被傳送到一棟別墅前,布萊尼·雷克薩爾把手中的卡片對著房門一晃,房門就應聲打開了。她把卡片交到戴明道手中,吩咐道:“租期到期后,系統會通知你,到時候如果你們還在房屋中將會被強制傳送到自助終端前;如果不在屋內將不會受到影響。房卡你可立即歸還給自助終端也可下次歸還。如不歸還,下次使用任何一臺自助終端都將扣除10金幣的房卡丟失費。”

    “你不和我們一起住嗎?”穆曉蝶和孟緣蕓奇怪的問道。

    “我們每個軍官在基地里都分配了房間呀,比這里可好多了……”布萊尼·雷克薩爾瞅了一眼眼前的房子,不屑的說道。

    戴明道馬上就有教訓一下她的沖動,這貨有房子竟然不讓他們借住,害的他多花了1000多積分呢。

    布萊尼·雷克薩爾看到戴明道不善的臉色,突然想到了什么,飛快說道:“我……我從小就是一個人住的,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用一個房間。”說完一溜煙跑了。

    別墅都租了,那就住吧。戴明道搖了搖頭,和二女一狗轉身就進去了。

    他們來到室內游覽了一番,把“屎尿多”送進寵物室,切下一條斷了的“六足雙鐮切割者”的大腿給“屎尿多”進補。以前裝備不行完全砍不動它,現在鳥槍換炮了,是得處理一下這個BOSS的尸體了。

    三人確定了各自的房間,看看差不多到了午飯時間,于是就準備下線。這時候基地的警報聲響了起來,嚇了大家一跳,以為是基地被襲擊了。此時一段語音播報傳遍整個基地,惹得三人哈哈大笑起來。

    “請注意,請注意!拆解組第9527、9528號強制勞動人員失蹤,本處懷疑他們因不服處罰集體潛逃。現發布全基地通緝令,凡抓住這兩名潛逃者的獎勵100金幣或積分;凡提供潛逃者線索,有助于抓獲兩人者獎勵20金幣或積分。潛逃者照片已經在基地內部網絡和基地各處公告欄公布,敬請留意!”這則信息連續播報了三遍。

    戴明道調侃道:“我們是不是先向基地提供一下線索,然后把那兩貨抓起來領賞啊?”

    二女都笑到肚子痛了,捂著肚子擦著眼淚說道:“哈哈哈……別說了,我快笑死了!”

    三人一起下線以后,非常默契的在群里把陸榮和威廉被基地通緝的消息告訴了他們,然后調侃道:“你們可以互相抓捕對方去領賞,發財致富。”成功的激發了兩人背誦“三字經”的欲望。

    趁著吃午飯的功夫,戴明道把游戲里的幾個朋友都加入了群里,其中就包括了王局長的女兒小蘭。誰叫戴明道承諾給她裝備呢,男人要言而有信不是嗎?加了人以后,戴明道把他們一行人去‘科技派系’旅游的事情在群里公布了一下并且提醒他們如果在貝拉遠征軍的隊伍中的話趕緊想辦法撤離,緹諾普樂帝國第二衛星守衛軍可能要有大動作了。不過貌似沒什么卵用,這伙人都在游戲里沒在線,看來前線的戰斗正激烈著呢。

    三人愉快的吃完了午飯,戴明道估摸著孫家也應該有行動了,畢竟昨晚他可是好好的教訓了一下孫逸豪這草包的。以孫家霸道的做派,能咽下這口氣都有鬼了。于是,戴明道叫了一輛出租車,到他家的店鋪看看,說不定會有什么事發生。

    當他們來到戴明道家的店鋪附近的時候,戴明道敏銳的發現街口正有幾個穿著花俏、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小混混在游蕩,遠處還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戴明道眼中技能一掃,就明白了他們的身份。他想讓孟緣蕓先進店里等他,但小丫頭執意要和他在一起,戴明道擰不過她,只得由著她。

    戴明道從出租車上下來,就徑直的向那伙小混混走過去。這些小混混一共才六個,人手明顯不夠,看樣子正在街口等人。他們見到一個英俊的青年帶著兩個漂亮異常的美女向他們走來,馬上就動了心思。這兩妞可不是一般的美艷啊!簡直是人間絕色,怎么滴也得戲耍一番,即使吃不到,摸一下過過手癮也是很好的。他們相互使了一個眼色,站起身來,滿臉淫笑的扇形圍了過來。

    雙方接近以后,戴明道突然揮手向中間那個領頭的打招呼道:“喂,李二狗,你豹哥沒來嗎?”

    李二狗一愣,揮手讓其他人停下,自己上前兩步詢問道:“兄弟你是哪個部分的?我怎么沒見過你啊?”

    “你不認識我不要緊,我認識你就可以了,幫我帶個話給你豹哥:這做生意也要找對人,有些生意可以接,有些生意接了就是自找罪受。孫家的生意你們接了,我念在你們不知道的情況下,網開一面只斷一條腿;如果你們不信邪,我可以在市骨傷科醫院住院部三樓包下整個樓層,然后打斷你們的五條腿,讓你們陪著孫逸豪那蠢貨在那里修身養性。記住了沒?”戴明道面無表情的侃侃而談。

    李二狗勃然大怒,還沒開始放狠話呢,就見對面的年輕人一腳踢了過來,又快又狠的踢在他的左邊肩膀上。

    “咔嚓!”

    伴隨著清脆的骨折聲,李二狗整個人就開始飛快的逆時針旋轉起來,猶如陀螺一樣向街邊的垃圾桶撞去,然后一頭栽了進去,爬都爬不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幾個跟班的愣了一下,馬上就回過神來,紛紛拿出自己的小刀、棍棒向戴明道等人沖了過來。這些小混混和幾天前戴明道他們在機場停車場遇到的金鷹幫打手根本沒辦法比,連作為練手的沙袋都不夠格。戴明道和穆曉蝶兩人三下五除二,輕松寫意的就放倒了他們,孟緣蕓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戴明道掃了一眼地上抱著手臂、大腿滿地哀嚎打滾的小混混,正好斷了一人一條腿,差別在于前腿和后腿而已。打完收工,戴明道拍拍手拿出手機一邊撥打了120,一邊向遠處的黑色商務車走去。

    戴明道來到商務車旁邊,敲了敲商務車的后排車窗玻璃,示意他們把車窗放下來。車子里面的人明顯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放下了車窗玻璃。車里坐著一個身著貴氣的女人,頭戴寬大的草帽,臉上戴著一副奇大無比的墨鏡,把她的臉都擋住了。戴明道趴在車窗邊,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女子,嘖嘖有聲道:“我說陳夏荷,你的手段也太low了。你以為找這種不入流的小混混就可以收拾的了我嗎?你要找也找好點的呀,比如‘金鷹幫’什么的……哦,我忘了,臺市已經沒有‘金鷹幫’了。這是個好機會呀,你們孫家可以試著發展發展,來個一統黑白兩道,做臺市真正的土霸王也不錯呀……咦,我剛才沒發現,你臉上怎么青一塊紫一塊的,難道昨天被人打了?誰那么牛B啊,連孫家的地主婆都敢打。好吧,既然有人已經先下手為強了,我也不好再雪上加霜,你多保重。你瞧我這記性,既然昨天我的警告你們沒有在意,今天過來找我的麻煩,那么我給你們的三次機會也就用完了,我也就不客氣了……在榮華富貴中享受最后一段時光吧,留給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說著他站直了身子,禮貌的向著車子揮了揮手,轉身就向自家店鋪走去。

    陳夏荷看著戴明道遠去的背影,突然覺得后背涼颼颼的,她伸手一摸一手的冷汗。她覺得心里發虛,顫抖著雙手,摸出手提袋里的手機給老公打電話,只有聽到老公的聲音,她才會感到一絲絲的安心。電話接通了,電話里傳出她無比熟悉的聲音。她定了定神,用毫無底氣的聲音匯報了剛才發生的一切。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似乎下了個決定說道:“我們的情報不夠準確,看來得找杭城林家買一份情報了。你先回來吧,我們得到情報后再研究。”

    林家的情報雖然貴,但貴的有價值,在業內是出了名的金字招牌。陳夏荷聽了老公的話,也放心了不少,叫司機開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匆匆回家去了。

    http://www.qkjyfx.live/yijiemingdaochuan/153141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