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武大郎的逆襲 > 第272章 老種相公和楊老令公!

第272章 老種相公和楊老令公!

    武明當然也知道不管是在古代這種冷兵器時代,還是在現代的熱兵器時代如果發生了戰爭的話。

    那么一定要在自己的國境線以外打。這是最起碼的常識,因為如果讓戰爭發生在自己的國家以內的話。

    戰爭哪里有不死人的,即使是自己在小心,在自己的國境線以內發生戰爭,輸了受苦的是平民百姓。

    贏了,受苦的還是那些平民百姓,而把戰爭控制在自己的國境線以外的話,不管是戰事的輸贏。

    最起碼可以保證的一點就是,不會讓自己國家的老百姓因為戰爭而受到不必要的損失。

    不會讓自己國家的老百姓承受因為戰爭而帶來的苦難。這個道理人人都懂,武明現在只擔心小種相公和他的種家軍。

    在歷史上,種家軍可是一個很能打的部隊,他們多次的和西夏人作戰,可以說是輸少贏多。

    打的是西夏人對于種家軍可以說是聞風喪膽,武明就納悶了,在歷史上這赫赫有名的種家軍明明比楊家將還能打。

    為什么在各種演義里面就沒有種家軍出彩的地方呢,仔細的想了一下,武明終于想通了。

    這一切的原因就是種家軍的創始人種世衡沒有楊家將的創始人楊老令公能生養而已。

    種世衡的兒子雖然也多,他和楊老令公一樣生養了八個兒子。但是其中的著名將領卻不多。

    也就僅僅只有老種相公種諤和他的兒子小種相公種師道在演義里面留名了而已。

    至于其他的種家軍名將,雖然他們對大宋朝忠心耿耿,并且大多數都戰死沙場。

    但是他們為什么不出彩呢,就是因為他們中間相隔的時間太長了,在真實的歷史中。

    北宋統治的一百六十八年間,種家軍英雄輩出:種世衡、種詁、種諤、種診、種誼、種樸、種師道、種師中皆為將才。

    種家子弟五代從軍,數十人戰死沙場。這些為國捐軀的人,最少也是相隔祖孫三代了。

    而楊老令公卻不一樣了,楊老令公金刀楊繼業同樣是生養了八個兒子,但是他的兒子們都比較爭氣。

    楊繼業歸宋后,帶領著他的七個兒子個一個干兒子,就是“七郎八虎”南征北戰,東蕩西殺。

    為宋室江山立下可汗馬功勞!對于楊家將來說,最大的功勞就算是“金沙灘雙龍會”了。

    評書里有云“功高莫過于救駕,計毒莫過于截糧”!在這次宴會上,大郎裝扮成宋太宗。

    二郎裝扮成八賢王,七個兒子全部去赴宴。要知道評書里常說的“會無好會,宴無好宴”啊。

    楊繼業一個兒子都沒留,全派出去了,這份忠心,天日可表!結局很悲慘。

    楊家此次宴會,幾乎全軍覆沒,大郎、二郎席前遭難,三郎被馬踏如泥,四郎、八郎流浪番邦。

    五郎出家,就六郎和七郎殺出重圍。結果,最后還是被大奸臣潘洪潘仁美設計害死。

    一代忠義楊家將,只落得滿門孤寡,這就是楊家將的七狼八虎出幽州的故事。

    楊家將之所以在演義里面被大書特書,那是因為他們的忠烈在那個時代是最符合統治者的忠君思想的。

    在皇帝有意無意的推動下,在那些文人墨客的爭相傳頌下,楊家將就在歷史上的演義中被神化了。

    而和楊家相差不大的種家軍存在感就相對的變弱了,人們都喜歡隨大流,人們能記住的也永遠都是第一。

    在大家都在談論楊家將的時候,又會有幾個人出面來給種家軍抱屈叫不平?

    要不是老種相公種諤和他的兒子小種相公種師道的戰績實在是過于逆天。

    在真正的北宋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恐怕施耐庵老先生寫《水滸傳》的時候也不會把這二人寫進水滸之中。

    《水滸》中的那個“老種經略相公“,種諤剛入仕途時,擔任陜西清澗縣知縣。

    當時邊陲諸縣實行軍政合一,他手中有兵馬,就采取分化和誘撫相結合的策略,與西夏軍周旋。

    當時綏州(今陜西綏德縣)有西夏部落首領嵬名山,經常帶人騷擾清澗縣地界。

    可是,嵬名山的弟弟嵬夷山,卻暗中請降于種諤。種諤答應了,他隨即以嵬夷山的名義誘降嵬名山。

    他說:我愿意與你修好,已經為你準備了一只金盆,請你笑納。也不管嵬名山愿不愿意,種諤就率軍包圍了嵬名山的大營。

    嵬名山不得已,帶領一萬多軍民歸順宋朝。種諤未傷一兵一卒,僅用一只金盆作誘餌,就收復了陜北重鎮綏州。

    還有一次種諤他率兵出綏州進攻米脂,但初戰不利,三日未下。西夏軍又調動八萬兵馬前來馳援。

    敵眾我寡,怎么辦?種諤就在米脂城外無定河邊埋下伏兵。敵至,四下里伏兵齊出。

    把西夏軍截為兩段,使之首尾不能相顧。結果,八萬西夏軍大敗,米脂守將令介訛遇被俘。

    捷報傳出,朝野震動,種諤之威名迅速傳遍全國。武明記得《水滸》中描寫:青面獸楊志當時正在種諤手下當差。

    后來他闖蕩江湖,還每每以在“老種經略相公“手下干過而自豪,標榜“灑家“原本也是個軍人。

    乃是三代將門之后、五令侯之孫,槍法是祖傳云云。還有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和九紋龍史進。

    也是在自己的地盤上混不下去了以后,不遠千里萬里的去投奔“老種經略相公“,足見種諤之威名。

    其實在真正的北宋歷史上還有一只軍隊也是戰績傲人的存在,他們就是折價軍。

    可是如果沒有上層的授意,又有幾個文人會為這些武將們寫書立傳呢,畢竟典型只需要有一個楊家將就足夠了。

    在北宋那個時代,武將一直是一個比較尷尬的存在雖然武將們為國拼殺,不顧性命。

    可是當時的社會風氣卻是從上而下的重文輕武。即使將領們在外面征戰立下了再大的戰功。

    當回到朝中以后,他們也會乖乖的交出來自己的兵權,在那些文官面前裝的和龜孫子一樣。

    這就是當時北宋的大社會環境,也是為什么北宋明明兵多將廣卻打不過周邊幾個國家的原因之一。

    

    http://www.qkjyfx.live/wudalangdenixi/117041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