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貼身女王 > 373章:“五爺”來了

373章:“五爺”來了

    話落,紫色的火焰雙翼劇烈的甩動,紫色的“羽毛”如雨點般鏢射而來!凌厲的氣勢,如古代的弓弩手、彎弓搭箭萬箭齊發。

    這就是“火鷹翼”練至大成的樣子嗎?

    面對這火焰箭雨,我將六柄滅靈火刃匯聚到一處,瞟向鷹韻和包艷艷、用命令的口吻道,“趴下。”

    二人心領神會、趕忙照做。

    我暗自運力,抓著“火刃”的刀柄,依次將它們甩了出去。

    六條火刃在空中連接成一條弧線,向羽毛箭雨后的七叔沖去。

    隨著二者接觸,一圈圈恐怖的氣浪漣漪,開始在空氣中蔓延。實力不強的人,紛紛被這氣浪震的東倒西歪。

    而那火焰羽毛沒有我想象的那般不堪一擊,前三條“火刃”的沖擊,也僅僅穿透了三分之一的羽毛箭雨。

    七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小子,‘火鷹翼’絕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

    話落,袖袍一揮,幾根更加粗壯的火焰“羽毛”向我鏢射而來!

    包艷艷和鷹韻幾乎同時將目光瞟向我,可二人說話的語氣卻大相徑庭…

    “你自己逃吧。”包艷艷無奈的說。

    “都是你多管閑事,還不快滾!”鷹韻怒道。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管閑事兒的毛病確實得改了。雖然有些許的自責,但我也不是面捏的。

    手指輕抬,鋒利的指甲,割破脖頸上的黑蓮紋身。一縷淡淡的黑色火焰緩緩飄向空中。

    從“揭膚甲”上取出一顆鐵釘,手中再次托起藍白兩色的火焰,三種火焰融合重塑,再次在我面前形成了一柄泛著寒光的滅靈火刃。

    而和上次不同,這一次的火刃,是由三種顏色混合而成,外表還散發著一股攝人心魄的顫音。

    “那就在嘗嘗這個。”

    說完,我抓起火刃的刀柄,將它徑直甩向七叔。三色火刃尾隨而上,在前方幾道火刃完全消失后,它如同一把燒紅的烙鐵切入了奶酪般,將羽毛箭雨盡數劈開,直奔煽動著翅膀的七叔而去。

    七叔的嘴角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遂再次催動“火鷹翼,”將自己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

    “火鷹翼”的防御動作,看來這老家伙也有點認慫了。

    很快,飛略而去的三色火刃緩緩逼近七叔。但我想象的被動防御完全沒有出現,七叔火焰翅膀緩緩并攏,隨后快速撐開。

    兩根胳膊般粗細的“羽毛箭,”直接對著我的火刃撞了過去。

    此時,蒙古包內的眾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如果七叔敗了,我們三人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但如果我失敗了,包艷艷和鷹韻必死無疑,就連包艷艷的老爹老媽都難以幸免。

    兩根長槍般的羽毛箭和我的三色火刃很快對撞到了一起。

    恐怖的爆、炸,很快蔓延開來,包艷艷趕忙沖上前護住了自己的父親。

    而我則撲倒鷹韻身前,將她死死地護在身下。

    恐怖的火焰氣浪再次以三波的方式向外蔓延。第一波氣浪漣漪、沖破蒙古包的四壁,使這個大蒙古包成了一個空有骨架的房架子。

    鷹潭蠱撒出一堆蠱蟲將自己包裹起來,“大家別松懈還有兩波。”

    話音未落,第二波火浪已經如期而至,將這個空有房架子的蒙古包,點成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炬。

    很多實力不強的人紛紛吐血倒地,更有甚者,已經倒地不起,失去了意識。

    我將鷹韻牢牢的護在身下,“千萬別動。”

    鷹韻護住手中的神弓,“這東西可得保護好了,能不能出去、就全靠它了。”

    “我說你、對我就這么沒自信嗎?”我催動秘法,用火鷹翼護住我二人說。

    話音未落,又一波火浪再次襲來,那火焰幻化的羽毛箭雨被完全化解,破碎的玻璃碎片,飛濺的到處都是。數不清的鷹堂大漢倒地不起,就連鷹潭蠱都是捂著自己的胸口,蹲在地上狼狽的喘著粗氣。

    過了良久,終于塵埃落定。恢復過來的幾人,從狼藉的廢墟中爬出來,都是驚得面面相覷。

    鷹韻從我身下拱起來,而我則如一灘爛泥般,直接癱軟在了一堆碎玻璃中。

    鷹韻趕忙將我扶起來,但由于重心不穩,也是一個踉蹌癱軟在墻角。而我則是砸在她懷里,捂著嘴、不住地咳嗽,直咳的滿手櫻紅都止不住!

    鷹韻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釋放的東西、怎么連自己都躲不掉啊?”

    藍虎瞟了一眼仍然在高臺上穩穩站著的七叔,感嘆道,“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說完,還不忘回頭對我豎起中指,“小混蛋、碰到克星了吧?”

    我咬著后槽牙,由于憤怒身體不住的顫抖。剛才藍瑩護著紗幔中的人逃跑了,留下她一個人在這看我的笑話。

    鷹韻見狀,趕忙拍著我的后背,“大不了就拼個你死我活,何必這么激動?”

    我冷笑一聲,“那老頭子堅持不了多久。”

    藍虎頓了頓,再次望向高臺上的七叔,“危言聳聽的把戲。”

    可話音未落,就見高臺上的七叔,一口老血噴了出來,飛濺的血霧甚至向前噴出兩米多遠。

    “七叔?”鷹玉見狀,趕忙上前將他扶穩道。

    七叔身體晃了晃,最終無奈地癱軟在鷹玉懷里。

    “竟敢傷我鷹堂大長老,來人,還不把他拿下。”八鷹怒目圓睜的說。

    真是笑話,我特么要是不傷他,早就沒命了,還輪到你這個老雜毛兒瞪眼說瞎話。

    我掙扎著站起身,卻再次一個踉蹌栽倒在地。

    鷹韻無奈的搖了搖頭,“放棄吧,不就是死嗎?大不了我陪你。”

    我有些自嘲的望著鷹韻,“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豁達了?怎么?不輔佐你的‘少主’登上大位了?”

    鷹韻將我擁入她柔軟的懷抱,一雙水眸與我對視在一起,“當然要輔佐,這輩子不行,就下輩子。”

    我不置可否,“我從來就不相信有下輩子。”

    說完,我又劇烈的咳嗽幾聲。釋放三色火刃對我的傷害實在太大,本以為會秒殺幾個高手,但在場除了七叔之外,鷹堂的戰斗力并未縮減,現在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八鷹幾個閃身,跳到我面前。他先是瞟了一眼鷹韻,隨后又瞟向她手中的“神弓,”“把它給我。我留你們二人一個全尸。”

    鷹韻沒有答話,而是緊緊的攥著手中的神弓。

    “可以給我們一條生路嗎?至少放他走,就算讓我當牛做馬也行…”鷹韻祈求道。

    八鷹冷笑一聲,“把神弓給我,我可以放過你,做我的小妾。”隨后話鋒一轉、望著我道,“至于他嘛,我會把他的皮割下來做鞋墊兒。眼睛挖出來,泡酒喝。”

    說完,八鷹哈哈大笑。

    鷹韻沒有回話,目光死死的盯著八鷹。

    “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晚上我會讓你求饒的。”八鷹大笑道。

    可沒過幾秒鐘,八鷹的笑聲便戛然而止。

    只見鷹韻將那只“神弓”高高舉起,隨后重重的將它砸在凳子上!

    只聽一聲木頭碎裂的脆響,那只由罕見樹種雕鑿而成的神弓,被砸成了三半,那名貴的弓弦纏繞著碎掉的弓背、在空中轉了幾圈兒,緩緩墜落到地上。

    而隨著破碎的神弓落地,八鷹的表情也瞬間變得面色鐵青。

    他先是抄起凳子,重重的對我砸了下來!

    鷹韻見狀,身子一歪,閃到我身前。再一次木頭碎裂的脆響,鷹韻依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只不過頭上出現了幾行嬰紅的血液…

    八鷹再次撿起一個凳子,又是砰的一聲脆響,鷹韻的身體晃了兩晃,無力的倒在了我的身上。

    八鷹冷哼一聲,語氣變得更加陰沉,“有性格兒。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說完,八鷹緩緩抽出腰間的“鷹勾刀,”“今天就把你們兩個的腦袋砍下來,掛在門口示眾。”

    話落,一道凌厲的刀芒劃破虛空,徑直向鷹韻的脖子劈砍下來。我想要推開她,奈何自己身受重傷,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鷹韻護在我頭頂,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見狀,我催動身上的最后一絲能量,伸手抓住了那鋒利的刀刃。雖然手掌包裹了藍色的火焰,但鋒利的刀刃還是割破了我的皮膚。

    八鷹用力的向下壓了壓刀,奈何我抓的特別死,一時間他竟進退不得。

    藍瑩見狀,提起寬大的鐮刀沖上前,“鷹堂的人,果然都是紙老虎。”

    話落,寬大的鐮刀已經對著我劈砍而來。

    而就在我準備等死之時,一道凌厲的鞭影、抽在藍瑩身上,狂暴的力道竟然直接將她抽飛了。

    八鷹有些難以置信的回過頭,又一道凌厲的鞭影飛掠而來,將他手中的鷹勾刀直接抽成了兩半兒。

    八鷹有些愕然的望著手中斷了一半兒的寶刀,難以置信的失聲道,“這特么怎么可能?”

    “離他遠點。”八鷹還沒緩過神兒來,空氣中便爆發出了一句冷厲的女聲。

    眾人紛紛聞聲望去,發現不知何時,斷壁殘垣的蒙古包中,出現了一個一身白裙的妙齡女孩。

    女孩兒左手持鞭,頭戴一個藍牙耳機,一頭長發在孤寂的夜空中翩翩起舞,明亮的眼睛如星空般美麗,朱砂小痣刻入眉心,仿佛這不是人間的女子,而是天上下界的神狐。

    女孩兒身后還有三個人。個兒個兒頭戴墨鏡,膘肥體壯,大有一副冷血保鏢的架勢。而那個失蹤越獄的白鷹衛,竟然也在其中。

    見到來人,眾人紛紛對她躬身行禮。就連八鷹都是趕忙換了一副嘴臉,對著后者恭聲道,“五爺好。”

    隨后,空氣中也傳來了眾人的齊聲附和,“五爺好。”

    而和眾人同樣驚訝的人,還有我。因為來的這個女孩兒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趙婷。”

    http://www.qkjyfx.live/tieshennvwang/117044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