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柒夜女俠 > 第九十一章 東家初露西門狂

第九十一章 東家初露西門狂

    先前幾月游歷,一直陪著我的人是胡小二。他雖常常同我插科打諢,但我知道他的一臉嬉笑中暗藏一分正經,在關鍵時刻總能挺身而出。

    胡清和這人我一共見了兩次。一次是在青泉山里的山洞塌陷,我被困在石壁之內無法動彈,是他攜著流光劍前來救我。只是那次我終是陷入昏迷,與他失之交臂。另一次就是在商都的大羅寺,他扮作十二月賭神使者的模樣,救我又對我有所隱瞞,我不知他意欲何為。

    而十里穿巷的神秘東家胡謫,江湖上的大多數人是第一次見,我亦是如此。只見那雙白面藍底的錦鞋踏進來,所有人往上瞧都深深嘆出一口氣。

    在我看來,胡小二、胡清和、胡謫有著一張一模一樣的面孔,但他們卻是截然不同的三個人。

    胡小二的嘴角常陷兩個梨渦,臉龐的笑容里透著一絲精亮;胡清和的梨渦忽明忽暗,神情冷靜卻有幾分柔郁;而胡謫,那眉目間自成一股風華,他的身上似是自帶一種干凈、純粹的氣質,一走進來廳堂之內竟忽的明亮起幾分。

    沒有人比他更適合他身上這襲玄紋水藍色的錦袍。在這么多雙眼睛中,他大概不會察覺到四福賭坊的角落里有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一片寂靜中,一人顫顫巍巍地說道:“這……這果真是那位東家……我……我竟然見到了活的……”

    胡謫似是聽到了那人的說話聲,神情溫和地同那人一笑。眾人又是倒吸一口氣,這才慢慢察覺到他竟是只身一人前來。

    我看到他手里捧著個小木盒,放在那高臺之上,隨后坐到了第九把金椅子上。

    臺底下又鬧騰起來,前面名豪中的有幾位紛紛站起來同他打招呼,他極為周全地與人回禮說笑。我看著他的這些反應頗為老練,但卻并不讓人反感。只是胡謫終是與胡小二和胡清和不同。

    他是完全陌生,對我而言。

    胡謫與他人正說著話,似是有所感應一般,忽然眼神往我處在的角落里瞟過來。我趕緊低下頭,往里頭的陰影處又靠近了幾分。

    也就是在這一刻,我聽到鼎沸的人群中有一道銅鈴聲響起,由遠及近,它自門外傳來。

    “江南蘇揚坊間風月館蘇館主到——”

    一瞬間,一條白紗毯從門口鋪進大堂。兩排白裙侍女站在兩側,白紗上踩過一人。這般出場方式,同五年前煙薰姑娘初來到十里穿巷的分毫不差。只是這次,上面走來的是一位男子,銀邊月牙白的衣袍,臉上戴著是一副金色的面具。這兩樣東西的初衷明明是想要低調,可搭配到他身上卻顯得十分奪目。

    “蘇,蘇館主……他真的來了!”

    “胡善公,蘇館主,這下可有好戲看咯!”

    “此番名利會還真是沒有白來啊……”

    沈蘇貌走向高臺的腳步十分輕悅。我雖然看不清他戴著面具的臉。但我知道此刻面具底下的神情定然是得意至極。

    南羽跟在他的后頭,懷中小心翼翼地端著一個木箱。直到那人和木箱全然擺放在了高臺之上,眾人才收回了好奇的目光,佯裝十分忙碌地去跟別人聊天去了。

    只是這些目光很快又將會聚集到一處。四福賭場的莊家派人給這到齊的十位名豪各發了一紙貼,又命人將那個木托盤抬于高處。那十位名豪看了看自己的紙貼后,皆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樣。

    胡謫看完后收起紙貼,手指不禁意間落在金椅子的手柄上,輕輕敲打起來。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我下意識地跟著默數起來。八下,胡謫輕敲到八下后就沒有再敲下去了。

    他這是在暗示什么嗎?

    我的腦子里忽然生出一種想法。

    他是不是在暗示我,他拿到了“八”數的字帖?

    可是……

    胡謫怎么會知道我也在這里呢?

    “諸位,諸位,安靜一下。”那位莊家吩咐完各種事情后看向臺底下。

    僅有幾個人把目光轉向看他。

    “名利會馬上開始!諸位稍安勿躁。”

    此話一出,眾人立即安靜下來。莊家眼中一亮,又鄭重地將金椅子上的那十位名豪介紹了一番。隨后他清了清嗓子道:“那這拿到‘一’號數的是——”

    莊家拖著長音,眼珠往那十人身上轉了一圈。等他露出迫切之色,那位玉陽關的西門小少爺才懶洋洋地站了起來。

    “是西門少爺!”莊家立即興奮地把話接下去。臺底下眾人發出一陣笑。

    西門小少爺似是對臺下之人的表現很不滿意,見他嗤之以鼻,命人高高舉起那木盤。他走上前,瞬間將蓋在上面的紅布揭開。

    “哇——”

    我見那上面擺著兩只晶瑩剔透的小獅子,身材并不高大,但都雕刻得十分精細,神韻和樣子都活靈活現,尤其是那對眼睛,看便是極品中的極品。

    “玉獅子!”其中一人情不自禁地呼道。

    “錯!”西門小少爺朝他一瞪眼,“我這是鬼眼玉獅子。”

    有人問他,“玉獅子和鬼眼玉獅子有何區別?”

    西門小少爺看向那人的眼神頗為輕蔑,“沒見識就是沒見識,這區別可大這哩。我這鬼眼玉獅子的眼睛可以辨別真話和假話。若人對著它倆說真話,那這眼睛就會朝上看;要是說假話,眼睛就會向下看。”

    “真有那么神奇?”

    “那是自然!”西門小少爺神情頗為得意,卻沒注意到剛才坐在他邊上羅婆婆的語氣里充滿了懷疑。

    鬼眼玉獅子既被當做了賭注,就只能規規矩矩地擺放在高臺上,并不能拿來找人驗證他話中的真假。

    但我想,就算沒有這辨別真話假話的玄力,光是這對玉獅子也能堪稱是奇珍異寶了。

    西門小少爺打了頭陣,撩著袖子大擺動輪盤。木針咕嚕咕嚕地轉了一圈,最后在萬眾期待之下停到了“二”號數上。

    莊家問:“請問哪位拿到了‘二’號數?”

    一只手慢慢亮出手中的紙貼。西門小少爺見是他身旁之人,皺起眉頭冷哼一聲,“窮婆子哪會有什么寶貝?”

    羅婆婆從頭到尾都擺著一張臉,神情肅穆。

    莊家道:“西門少爺可否想要重選一次?”

    “不選了!就這婆子吧,反正也沒人會比我的鬼眼玉獅子厲害。”西門小少爺又得意起來。

    “好,那就請福臨河的羅婆婆揭曉她的賭注。”

    身后的小姑娘哆哆嗦嗦地呈上托盤來,那手一開,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原來那紅布底下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西門小少爺發出一陣狂笑,

    “哈哈哈哈哈,我就說吧,那窮婆子果真拿不出什么寶貝。”

    ()

    http://www.qkjyfx.live/qiyenvxia/117044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