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萌狐悍妻 > 第七十八章 溺水

第七十八章 溺水

    安靜得可怕……

    小香才不相信,以云河那清高的性格,會放低身段,跟這畫魔玩潛水游戲。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見云河過了這么久還不浮上來,而畫魔則漫不經心地坐在潭邊,連望都不望水里的情況一下,還疲倦地打起哈欠快睡著了,小香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了!

    擔心云河的安危,小香顧不及畫魔的責備,從石叢里沖出來,跑到畫魔面前,扯了扯畫魔的衣服。

    畫魔睡著了,還做著跟云河相好的美夢,被小香鬧醒了,生氣極了,一腳將小香踢飛,惡狠狠地破口大罵:

    “煩人的臟東西!誰允許你跑到我的浴池了?要是你把這里的水搞臟,我必定會宰了你!”

    小香撞到石壁上,痛得冷汗淋漓。

    小香在魔族當中,雖然是很弱,但好歹是魔族,天生體質就耐打,要是換成普通人類,這一摔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否則,她跟著畫魔生活了那么多年,每天都要遭受畫魔的揍打,又怎么可能活到現在?

    小香爬起來,淚流滿臉,悲傷地指著平靜的水潭,張著口,拼命地想說什么,可又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敢對我指手或腳?你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畫魔黑著臉大罵。

    見怎么哀求畫魔都不救云河,她便拼命向水潭爬過去。

    畫魔皺了皺眉頭。

    這丫頭在自己面前一向規矩,甚少沖動。

    如今拼命爬向水潭,難不成寶貝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這里,畫魔覺得有些不安,他連忙走前幾步,用神念掃了水潭的情況一下。

    下一瞬間,畫魔臉色大變!

    因為他看到云河沉到潭底,一動不動地躺著,好像睡著了,但表情平靜得不尋常。

    眉目如畫,冰肌雪膚,如此的他,就像一件遺落在水底的珍寶,美得讓人贊嘆。

    云河真的是個美得不可方物的人,無論把他擱在那里,總會變成一道亮麗的風景。

    只不過,現在不是欣賞這人兒有多美的時候!

    畫魔很清楚,云河不是水妖,不可能在水底能呼吸,更不可能在水底睡覺。

    “寶貝!”畫魔在情急之下,一揮衣袖,生成一道妖風將云河從潭底撈了上來。

    “滴瀝瀝……”

    從云河身上撒落的水珠很快就在他身軀下蔓延出一灘水跡。

    將云河擱在潭邊的石墊上,畫魔揮手輕輕在云河的臉頰拍打幾下。

    “寶貝,快醒醒,別睡了!”畫魔焦急地叫喚。

    然而,云河緊閉著雙目,沒有半點反應。

    他的臉頰蒼白發青,手腳已經冰冷發僵了。

    畫魔把手伸到云河鼻下試探,哪里還有呼吸?

    死了?

    畫魔頓時覺得晴天霹靂!

    他好不容易活捉了一只世間罕有的狐妖,滿以為從此養在洞府中,供自己玩樂,那么日子就變更加有趣。

    可哪曾想到,這只有修為的狐妖,居然不懂水性,自己好心扔他入潭里洗個澡,他就溺水死了……

    好浪費啊!

    自己還沒享用過他的身軀,還沒吃他的靈魂呢!

    人若是死了,靈魂就會成為一縷死魂。

    死魂的味道難吃極了,哪有生魂好吃?

    還有,人若是死了,不出幾天,遺體就會開始腐解,就成一堆臭肉。

    也就是說,這狐妖已經沒有用處了。

    畫魔后悔極了,他郁悶地望著云河道:“寶貝啊!你不懂水性,為何不早點跟我說!你怎能如此輕易就淹死?難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歡喜你嗎?”

    一開始,看到畫魔肯出手救云河,小香心里仍抱著希望,可現在聽聞云河溺水而死,小香頓時崩潰了……

    嘩嘩嘩的,小香的眼淚就像雨后的山溪,崩流不斷。

    她的視野被淚水迷蒙,連云河蒼白的臉容都無法看清。

    云河死了,畫魔對云河也失去興趣了。

    不吃死魂,不玩死人,這是畫魔的原則。

    畫魔冷著臉,站起來,連眼角都不再望云河一眼。

    今天的事情讓畫魔十分掃興。

    好不容易捉到的珍稀獵物,居然被他自己一不留神玩死了,畫魔的心情已經郁悶到極點。

    當然,有潔癖的他,又怎能容忍一具冰冷遺骸擱在自己的浴池里。

    畫魔氣呼呼地說:“小香,你還在發什么愣?趕緊把這狐妖拖出去埋掉,別被他薰臭我的洞府。對了,埋好之后,你立即用香薰把整個山洞每一個角落薰一遍,不能殘余這狐妖身上的任何氣味,明白沒有?”

    畫魔說完轉身就走。

    小香哭著爬到云河身邊,看著全身被水浸透,卻依然安祥地沉沉睡去的云河,再次淚流滿面。

    過去幾天,在山洞里相處的日子仿佛歷歷在目。

    他從不詢問自己的身份和過去,把自己當成朋友,也對自己毫不設防。

    他也從不說出為何受傷,為什么要躲在山洞里。

    但自己每次來找他,他都笑得好溫柔,還為自己做最美味的烤魚……

    她以為這種幸福而快樂的時光會一直下去,成為她灰暗的人生當中的小秘密。

    她以為自己重新獲得了這種類似父愛的友誼,是天對她悲慘命運的默默補償。

    可她萬萬沒想到,原來自己的主人就是追殺云河的人,而自己則成了云河的催命羅剎。

    是自己把畫魔引到山洞!

    最后,她唯一的朋友就這樣被畫魔活生生折磨死了……

    她內心不斷地道歉:

    云河,對不起!

    都是我不好,害了你……

    雖然你從來都不曾說,但我知道,你一定有家人在等著你回去!

    如果你身邊不是有著對你無微不至關懷的人,你又怎會可能會擁有一顆如此溫柔的心,善待如此齷蹉的我?

    如果那時候,我不貪圖從你身上尋找溫暖的依存,沒有回來找你,畫魔就不會發現你……

    說不定,現在的你已經回到親人和朋友身邊,享受天倫之樂……

    小香越想越難過。

    但是,云河,你不能死在這里!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在等著你回去!

    還有,你罵得對,我就是一個小魔頭!

    我對犯了如此不可原諒的錯,你罵我幾句哪里能夠?

    如果你能醒過來,就算一輩子都被你罵,我都愿意啊!

    所以,云河,我求你了……

    你快醒醒,睜開眼睛,罵罵我吧!

    ……

    小香哭到撕心裂肺,可又一聲都喊不出來。

    這種無聲的哭泣是最痛的。

    不甘心眼白白看著云河死去,她捏起小小的拳頭不斷錘打云河的心口。

    “啪啪啪……”

    錘打了一會,奇跡竟然發生了!云河突然把嗆到的水全咳了出去,然后他的心臟就“砰砰砰”的恢復了跳動。

    云河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看到哭成淚人的小香跪在自己身邊。

    剛才他還以為自己會淹死在潭里了,看來自己命大,又活下來了……

    云河活過來了,小香驚喜得又笑又哭,撲入云河懷中。

    小香?

    云河迷迷糊糊的記得是小香救了自己。

    他費力地用雙手撐著,緩緩坐了起來。

    見云河沒事了,小香才想起,云河心里肯定仍記恨著自己騙了他的事,她心虛地從云河懷中爬出來,退后了幾步,自覺跟云河保持著距離。

    明明很想接近云河,可又很害怕被云河討厭。

    小香內心里很矛盾,很難受,眼淚汪汪地望著云河。

    要是此刻,云河開口喚她一聲,說原諒她,她就能回到他身邊。

    可是,云河望著小香,欲言又止,始終沒有再喚她的名字。

    小香的心仿佛掉進了冰潭,失望極了。

    看來,云河還是沒能原諒自己……

    小香又哭了……

    看到小香的眼淚,云河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他很想安慰她,告訴她,自己并沒有怪她,但是現在不能!

    狐妖的嗅覺很靈敏,這與生俱來的能力就算是玲瓏如意鎖也鎖不住。

    他聞到了畫魔的氣味!

    畫魔又回來了!

    要是被畫魔看到自己與小香冰釋前嫌,畫魔一定又會遷怒于小香。那樣的話,小香的處境就危險了!

    云河不想再看到小香滿身傷痕還沖著自己開心地微笑的可憐模樣…………

    果然,下一瞬間,云河覺得脖子后面一陣冰冷。

    一雙骨峋峋的手從后面托著他的臉頰,一把陰森而猙獰的男人聲音在他耳邊道:

    “寶貝,你可真讓我意外,竟然能活過來!看來你我的緣份真的是天注定的呢!真是抱歉啊,剛才差點就將你埋掉了。我保證,以后會好好對待你,彌補你。”

    聽到這把聲音,云河再次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畫魔從后面抱住他,整個人粘在他的后背。

    云河覺得好像背著一塊大石頭似的,沉重得挺不起腰了。

    畫魔聞了聞他的頭發,笑瞇瞇道:“寶貝,你真香呀!”

    畫魔老是在云河耳邊陰風細氣地說話,再加上云河一身水轆轆的,他冷得打了一個“噴嚏”。

    云河想把畫魔甩開,可手腳依然沒力,又被水淹過,更加乏力,如同一只在主人懷中伸懶腰的小貓咪。

    畫魔覺得這狐妖好可愛,連掙扎的樣子都像極了小動物。

    畫魔不是已經離開水潭了嗎?為啥又跑回來?

    原來他走到半路的時候,就聽到云河的心臟恢復跳動,于是立即激動地跑回來。

    這不,果然看到云河已經醒了,還精神翼翼地坐著。

    還以為痛失寶貝,此刻失而復得,畫魔當然是高興得心花怒放!

    畫魔摟住云河不放,直把他當成了人形抱枕,都舍不得放手啦!

    只不過,云河全身水轆轆的,浸了水的抱枕,哪能舒服?

    http://www.qkjyfx.live/menghuhanqi/117044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