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海窟窿

第七百九十二章 海窟窿

    海面的沸騰只有短短一個呼吸,轉瞬又恢復了平靜。

    “剛才是什么弄出的動靜?!”

    葉羲心臟緊縮。

    為什么大海會沸騰般震顫,為什么他剛才會頭暈目眩,耳鳴又惡心,難道海水中冒出來什么毒素?不,不會,如果中毒的話,用巫力治愈根本沒用。

    “嘶——”

    蛟蛟雖然被巫力治好了,但表現得非常驚懼,它將尾巴蜷縮起來,肌肉繃緊,整條巨蟒崩成一根彈簧,隨時準備逃離這里。

    別說蛟蛟,就連葉羲的心中都有淡淡的恐懼感,不由自主地想離開。

    不是因為神秘現象而恐懼,而是一種難以抑制的生理現象。

    葉羲安撫了下蛟蛟。

    他很擔心身在海中的滄霧,但經過鸑鷟的事,他不敢莽撞地帶著蛟蛟立刻潛入海中。

    他從獸皮袋中取出幾根蓍草卜筮,看到卜筮結果葉羲松了口氣,對蛟蛟道:“別怕,不會有危險的,我們下去。”

    蛟蛟無條件信任葉羲,經過雷雨天的那場歷練,它膽子也越發大了,所以雖然依舊非常恐懼,但還是毫不猶豫地翻身往海水一頭扎去。

    “咕嚕。”

    一人一蟒被海水淹沒。

    海水中,葉羲抓緊蟒鞍,轉頭四顧。

    他發現這片蔚藍海域空蕩蕩的,沒有海龜,沒有蛇頸龍,沒有魚,也沒有小蝦小水母,比暴風雨來臨的大海還要干凈。

    暴風雨來時,稍微深一些的海域里還會有生物活動,甚至還會有豐沛的魚群。但是這里,太空了,他們仿佛進入了一片死海。

    蛟蛟一路筆直往下潛。

    一直潛了七百多米,葉羲都沒發現一只海洋生物。

    再往下,光線變得非常昏暗,水壓也開始讓人不適。

    在徹底進入黑暗之前,葉羲撐起防御護罩,將蛟蛟和自己護在防御護罩內,然后讓蛟蛟放緩速度,他來指揮方向。

    八百米。

    一千米。

    一千五百米。

    兩千米。

    水壓越來越大,防御護罩發出嘎吱嘎吱的輕微碾壓聲,在寂靜黑暗的深海顯得有些恐怖。

    兩千五百米。

    三千米。

    三千五百米。

    葉羲和蛟蛟被濃稠的黑暗包圍,四周只有巫紋組成的防御護罩流轉著墨綠色光芒,其余都被黑暗吞噬。

    隨著下潛米數越來越高,葉羲的心也越提越高。

    “阿霧究竟在多深的地方?”

    “難道在萬米深的海底?她受得了那樣恐怖的水壓嗎?”

    “這里竟真的沒有一條魚,這片海似乎萬物滅絕了……阿霧竟住在這樣的地方。”

    “不,不對,她曾說過她住的地方長著很多漂亮的珊瑚,是個非常優美的地方,不是這種黑暗死寂的深海。”

    黑暗中。

    蛟蛟載著葉羲,繼續往更深處潛去。

    等到潛了大約四千多米時,葉羲瞳孔猛然一縮。

    只見無盡黑暗中出現了無數點藍色光點,它們在海底不均勻地分布著,像是螢火蟲,像是夜空里遙遠的星群,又像是有人在黑布上用針戳了無數針孔,非常微弱,非常微小。

    這些是什么?

    葉羲讓蛟蛟暫時停下。

    經歷了藍色半人形怪物的事件,葉羲不敢再全然信任巫視線。雖然他沒有看到什么生命能量,但也不敢保證底下有沒有潛伏著什么恐怖東西。

    也許這些亮點是安康魚一樣的深海怪魚,在利用光亮捕食。又或者是海怪皮膚上的熒光光點,所有的藍色光點都長在一頭碩大無朋的海怪身上。

    還是謹慎些吧。

    ……

    海底。

    這里是六千米深的海域。

    無數盞璀璨的鮫人燈懸浮在海水中,一團又一團冷藍色的光芒,將黑暗和死寂些微驅散。

    無數盞鮫人燈中央,有一塊焦黑色巖石。

    一名銀發雪膚,清冷似雪的鮫人半坐在上面,在輕輕撫摸著懷中橘紅色的魚骨燈籠。她頎長優美的銀色鮫尾低垂,銀色長發海藻般飄蕩在海水中,身影絕美得像一幅壁畫。

    焦黑巖石是懸浮在海水中的,滄霧的身下也并不是實地。

    她的身下是一口長達五十里的超巨型海底窟窿,黑洞洞的,似能吞噬一切,連鮫人燈都照不亮它,無法驅散洞口處的黑暗。

    更恐怖的是,有海洋怪物從這口窟窿里往外爬往外鉆。

    “蓬!”

    一只藍色大手抓住海窟窿邊緣的巖壁。

    緊接著一只沒有五官的球狀腦袋探了出來,赫然是葉羲他們曾經碰到過的半人形巨型海怪。

    滄霧所在的巖石,就懸浮在這海窟窿的正上方,距離爬上來的半人形巨型海怪非常近,一下子就盯上了她,腦袋一轉,那排密集的眼珠子向她望去。

    因為半人形怪物體型大得恐怖,滄霧在它旁邊,就像一只蝴蝶被一個人盯上了,并且雙方只相距一尺。

    “蓬!蓬!”

    海窟窿另一側的巖壁,又猛地抓上來兩只藍色大手。

    又一頭半人形巨型海怪從黑暗中爬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頭巨大的白色海蜘蛛閃電般從海窟窿里爬了出來,站到海窟窿邊緣的地面上。它的體型有一輛公交車那么大,氣息強大,足肢纖長且鋒利,行動非常敏捷,實力不亞于一頭王種兇獸。

    這只白色海蜘蛛只是開始,像是為族群探路的,緊接著,源源不斷的白色海蜘蛛從海窟窿里爬了出來,海窟窿巖壁都被白色覆蓋了。

    這些從黑暗海窟窿里爬出來的生物,在觀察了周圍一圈后,很快齊刷刷盯上了滄霧。

    懸浮坐在巖石上的滄霧神色并沒有什么變化。

    她收回放在魚骨燈籠上的視線,抬起濃密的銀色長睫,不緊不慢地看了它們一眼。然后啟唇,開始唱歌。

    鮫人在水中是能發出聲音的。

    幽寂黑暗的深海,回蕩起空靈的鮫人歌,又輕,又冷。

    歌聲雖輕,造成的威力卻很恐怖,在歌聲出現的一剎那,以滄霧為中心,海水中浮現出肉眼可見的水波紋,以不固定的頻率,仿佛沖擊波般一圈圈往外蕩開。

    密密麻麻的海蜘蛛朝滄霧撲來,卻被聲波席卷的浪潮裹挾住,只能在海水中掙扎不休。

    兩頭半人形巨型海怪被聲波弄得受不了,抽搐著從海窟窿里爬出,四只巨手惡鬼般朝滄霧狠狠抓去。

    滄霧銀色鮫尾輕甩,換了個調子。

    剎那間。

    “砰!”

    “砰!”

    兩頭藍色半人形海怪重重摔倒在海窟窿附近的海床上,海沙像灰塵一樣彌漫得有幾百米高。

    與此同時,被波浪卷挾住的所有海蜘蛛,壯觀地全部轟然爆炸。

    滄霧又一次換調。

    兩頭正在掙扎的半人形海怪猛然僵住不動了,幾聲微不可聞的脆響過后,它們的頭顱裂開道道縫隙,紅色血液瘋狂往外涌出。

    海底又歸于沉寂。

    紅血源源不斷地從半人形海怪巨尸中涌出,青綠色的蜘蛛血一蓬蓬地浮在海中,凝固不散。蜘蛛殘肢碎尸拖著淺淡的血跡,流星般往海窟窿里緩緩墜去。

    所有的一切,看起來就像一場盛大的彩色煙花。

    滄霧不再唱歌,長睫低垂,看了眼身下黑洞洞的龐大海窟窿。她的神情淡漠平靜,一雙銀色豎瞳卻帶著淡淡的倦意和冷意。

    

    http://www.qkjyfx.live/lihailewodeyuanshiren/117044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