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夏龍雀傳 > 第40章:兩位夫人的心意!

第40章:兩位夫人的心意!

    第四十章:兩位夫人的心意!

    “孩子,說說吧,你有什么想法。”

    劉氏和吳氏兩人眼神黑亮,直勾勾的盯著李奕奇。

    李奕奇深吸口氣,心神一動,瞬間皺起眉頭,臉上故作為難之色,苦笑道:“伯母,嬸嬸,孩兒本想早些告訴你們這件事情,不過昨晚心緒激動,在飯桌上一時把這件事忘記了。”

    “什么事呀?”

    兩位美婦人黛眉微蹙,臉色不解的看向李奕奇。

    李奕奇目光微動,站起身來,對著兩位夫人行了一禮,將之前想好的那段說辭和盤托出,恭恭敬敬道:“伯母、嬸嬸,實不相瞞,我在東宮服侍太子殿下,深的太子器重,他曾經幾次和我說過,要將一位皇姐許配給我......”

    “什么?”

    劉氏的心中早有準備,但聽到這句話,還是怔了怔,幾乎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下意識的看向吳氏,只見吳氏也是一臉的驚呀。

    “奇兒,茲事體大,你可不能胡說!”

    劉氏黛眉深蹙,聲音頗有威嚴,吳氏也是眼神狐疑的看向李奕奇,如果李奕奇此話為真,那還真不是一件小事。

    李氏一脈九代人皆是大夏重臣,到了老爺子李九殺這一代,李家權勢更是達到了巔峰,可是,李家卻從來沒有迎娶過皇室女子的先例。

    “沒有胡說,此事乃是太子殿下親口所言,雖然沒有什么實際證明,但是太子殿下曾今親口提過要去請皇后娘娘為我下旨,而且,聽太子說,他和皇后閑聊之時,皇后娘娘似乎也有這個意思......”

    李奕奇一臉正色的說道,說著,他還裝作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口中輕聲喃喃道:“這件事......有些復雜,怕是難辦了......”

    李奕奇的喃喃之音雖輕,但是卻故意壓著正好能讓兩位夫人聽見的程度。

    “這可如何是好......”

    劉氏見到李奕奇這般不似作偽的模樣,心中反而著急了起來,一位皇室公主的婚嫁絕非小事,事關皇家顏面,迎娶公主的那位世家弟子不但要家世清白,為人更要優秀,這樣才配得上皇室的子女。

    雖然在劉氏眼中,李奕奇自然是極為‘優秀’的親侄子,李家門面也配得上一位皇室公主的身份,但是,她擔心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

    一旦皇室公主嫁過來,自然是李家正妻,而且李奕奇作為駙馬爺,日后納妾之事還需公主點頭同意,那么問題來了,李九殺送來的那位女子怎么辦?

    在上京城中,世家一旦確定和皇室聯姻,那么那個世家弟子終身怕是都不敢再另娶他人了,即便是之前有婚約在身也要廢掉,皇室雖然沒有明說此事,但是沒有人敢不這么做。

    這是一條在世家中默默流轉的規矩,即便是一些隨夏朝開國而立的大世家,也在默默遵守著這條規矩。

    “奇兒,你老老實實告訴伯母,你說的一切都是真話。”

    劉氏神色微微有些緊張。

    太子不要緊,她知道太子年歲與李奕奇一般大,童言無忌,重點是李奕奇話中提到了皇后娘娘。

    “十有八九是真,太子雖然為人有些輕浮,但卻不是那種信口開河之人。”

    李奕奇一臉凝重的回應道,說道‘信口開河’這四個字時,他的臉色微微一紅,但是因為此刻低著頭,倒是沒有被劉氏發現。

    說著,他隨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外衣上的塵屑,露出束在腰間的一塊紅色、溫熱的方形古玉。

    “姐姐,恐怕是真的了,不然皇后娘娘也不會莫名賞賜寶物給奇兒。”一旁,吳氏眼睛一亮,突然開口說道。

    “妹妹,你是指什么寶物?”劉氏不解的反問道。

    “就是奇兒的那塊玉......”

    吳氏很冷靜的指了指李奕奇的腰間,她口中所指的寶物,自然是李奕奇腰間的那塊‘玄陽玉’。

    “此玉有何不妥?”劉氏眉頭蹙起,問道。

    昨晚,她們已經提點過李奕奇此玉是皇家送來的寶物,不可隨意贈人,但是聽吳氏的話里所言,難道還有什么沒被他們注意到的地方?吳氏身為李府的二夫人,平時在外人面前寡言少語,給人一種性子內向的感覺,但是劉氏卻知道,吳氏比自己更加精明、心細,李家在上京城中的產業也都是吳氏在暗中操持。

    “不知道,但是,皇后娘娘此舉應有深意,我們昨晚一時間竟然沒想到......”吳氏淡淡然的說道,明亮的眼睛中閃爍著光芒。

    能在上京城一群王侯貴婦中游刃有余,哪個不是心中精明的很,吳氏就是這樣一個人,她雖然不知道此玉的價值,但是李奕奇無意間露出來的舉動倒是讓她一瞬間想到了很多。

    身為大夏皇后,沒有任何必要去親近一位王侯世家的仕子,除非這個人確實被皇后娘娘所看重。

    “古之君子必佩玉,玉不離身,以示君子之德!皇后此舉,莫非當真在暗示她對奇兒很是喜愛?”吳氏輕聲對劉氏說道。

    聞言,劉氏臉上也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默默的點了點頭,這下,一切就變得順理成章了許多。

    “嬸嬸,此玉名為‘玄陽玉’,乃是一種奪天地造化的至寶,只有西南十萬大山深處,妖族腹地才有,皇室中也不過存有兩手之數......”

    李奕奇低著頭,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恭恭敬敬的回應道。

    點名了此玉的價值,劉氏和吳氏都是一陣默然,大堂內頓時安靜了許多。

    “這......”

    劉氏面露難色,一邊是老太爺送來的婚約書信,一邊是皇室可能隨時下嫁的一位公主,即便她們此刻按照讓李奕奇完婚,按照世家的潛規則,接下來那位女子也是要被奪去名分,若是那位公主不高興,被趕出李家也有可能......如此一來,李九殺的這份婚書上所寫的,豈不是多此一舉。

    吳氏目光閃爍了一下,隱隱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又輕笑著說道:“姐姐,我覺得這事倒是也無妨。”

    聞言,李奕奇眼皮猛的跳了一下,剛想開口說話,就聽到吳氏接著說道:“姐姐你看,老太爺的信中,讓我們即刻操辦奇兒的婚事,是不是也有一層想要趕快抱重孫的意思?”

    “妹妹你說得對!”

    劉氏先是一驚,然后又是臉色一喜,大為贊同的點了點頭,笑道:“若是那女子懷了我李家的骨肉,屆時留在李府之中,皇室也無話可說。這人倫之道畢竟還是儒家借著皇室之手提出來的,皇室總不可能打自己的臉吧......”

    “嗯。”

    吳氏點點頭,一臉微笑,似乎對自己想出來了的這個辦法極為滿意。

    “不可!”

    這時,大堂內突然間響起一聲驚呼,劉氏和吳氏側目望去,皆是一臉的疑惑。

    李奕奇臉色尷尬,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他心神一動,清了清喉嚨,正色道:“此事在上京城的世家中還未有先例,明知皇室有下嫁公主之意卻先而另娶他人,乃是大不敬之罪,況且,皇后娘娘也沒有明言此事,可能......其中還存在一些變數......比如......”

    說著,李奕奇額頭突然浮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說話也一停一頓的,好像是一邊思考一邊措辭。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這位嬸嬸的反應如此之快,竟然也想到了李九殺在這份書函中所隱晦表達的那層意思,這倒是打了他個措手不及。

    不過,好在李奕奇的反應也不慢,很快便又想好了說辭,笑道:“嬸嬸,我也看出了爺爺信中的意思,身為李家男兒,傳承家族香火乃是本分。”

    “但是,此事也并不急在一時,早個幾天晚個幾天差別都不大,爺爺信中說的‘立刻完婚’也沒有言明具體期限。畢竟,到時候我成親,爺爺總不可能不來吧,而南境的邊防又從來都不安穩......你們也知道,爺爺身在安南,對上京城發生的事都并不清楚。如今我成為太子親隨的事,他可能才知道,爺爺對形式有些誤判倒也正常......我明日便回宮,不如,先讓我把皇后的心意弄清楚,再來談論這件事吧。”

    李奕奇一臉正色的說道,也不說太多,余下的留給兩位夫人慢慢遐想,他相信,憑借吳氏這個精明的腦袋,必然能夠察覺到其中的利害關系。

    “奇兒說的也有道理。”

    劉氏看向吳氏,問道:“妹妹你覺得呢?”

    “確實,此事都到了現在,也不急在一時,離奇兒束髻還有不到兩月時間,我們先給老太爺回一封信,看看老太爺的想法再說吧,還有皇后娘娘所說的要為奇兒做媒的事,怎么也該讓老太爺和我們兩人知道才對,皇后娘娘沒有下旨,我們也不好胡亂猜測,姐姐,這件事我們還是暫時先不要透露出去。”

    “好。”劉氏默默點點頭,

    吳氏眼中閃爍著思忖之光,緊接著,她柳眉微微蹙起,頗為語重心長的對著李奕奇說道:“奇兒,其實,伯母和嬸嬸有件事......不知道現在該不該和你說。”

    “嬸嬸直言,孩兒聆聽教誨。”

    李奕奇一臉正色,低著頭恭聲道。

    “嗯。”

    吳氏看了一眼劉氏,兩人眼中異樣的光芒閃爍不定,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最后,還是由年紀較長的劉氏開口道:“奇兒,你可知道我們李家男兒娶親的一條規矩嗎?”

    “規矩?”

    李奕奇愣了愣,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唉——你看看你的兩位叔伯還有幾位族叔就明白了,我和你嬸嬸,還有你的那些姨娘們都是正妻......”

    劉氏的話繞有深意,李奕奇先是怔了怔,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了。

    確實,李家男子娶親,從來都是只娶一位正室夫人,連平妻都不娶,更別說納妾了......李奕奇雙眸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驚訝之色,這件事情,他之前竟然從來都沒有注意到!

    “這是為何?”李奕奇都有些納悶了。

    大夏皇朝,男子三妻四妾實屬平常,夏皇坐擁三宮六院不談,朝堂上的那些大臣那個不是妻妾成群,甚至許多王公貴族,私下底不知道收了多少沒名份的女子。

    甚至連一些大儒也有不少的妾侍,畢竟這‘一正妻兩平妻四妾侍’的三妻四妾之說,就是儒家經典中所著。

    李奕奇最熟悉的便是唐七所在的唐氏一族,唐家老爺子唐鼎天一生好像是足足娶了一位正妻和二十八位平妻......堪稱男人中的翹楚、楷模、典范!

    李家雖然歸屬于武將一脈,不是儒門文臣,但是李家貴為上京城一等一的王侯世家,多娶幾位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吧,誰又敢多說什么?

    “這件事情,難道有什么玄機不成?”李奕奇眉頭皺起,剛欲開口。

    然而,還不等李奕奇發問,劉氏就先開口解釋道:“這是我們李家的規矩,瓦罐不離井口破,將軍難免陣前亡,男兒征戰在外,說不得那一天發生個意外,落下個孤兒寡母,多娶一位,只不過多留一位傷心人罷了......”

    劉氏似乎想到了自己陣亡的那位夫婿,眼睛有些濕潤了,略微哽咽的說道:“李家老祖宗也是明悟了這個道理,才立下的這條規矩,一般要等到李家后輩的男子束髻之后,才會知曉。”

    “原來如此!”

    李奕奇心中感慨萬分,也對李家那位先祖產生了一絲敬佩。

    人非圣賢,皆有欲望,做男人的那個不希望娶個三妻四妾、生個兒孫滿堂,這既是人**望的使然,也是時代背景下的無奈之舉。

    李奕奇自認為不是圣賢,今天早上琪兒來找他的時候,他也思考過這個問題,本來打算將來若是遇到了兩位甚至更多的讓他傾心的女子,絕不分什么正妻、平妻、妾侍。

    一視同仁,絕對不虧待任何一位,這本來是他的愛情觀,但是如今卻被李家的規矩給束縛了。

    “我李家的那位先祖當真配的上‘大丈夫’三個字,即便身死,也絕不多連累其他人,既然這樣,我也不能壞了這條規矩......”

    這般想來,李奕奇頓時明悟,連忙點點頭道:“伯母放心,既是組訓,孩兒自當遵守,終身只娶一人。”

    聽到李奕奇的話,劉氏卻突然打了個機靈,連忙擺了擺手,一臉苦笑道:“孩子,你弄錯了,伯母不是這個意思......”

    “奇兒,伯母和嬸嬸是支持你多娶幾位妻子的。”

    一旁的吳氏接過話來,神色有些黯然,嘆息般的說道;“你也知道,這條規矩本來就是針對我李家那些征伐沙場的男兒,你......身子弱,將來也上不了戰場,自然沒必要死守著這條規矩。”

    吳氏的話說的很委婉,卻也很現實,李奕奇這種文文弱弱的世家弟子,在上京城擺弄擺弄詩詞風月還行,若是要讓他上戰場,她和劉氏兩人第一時間就不會答應。

    聞言,李奕奇愣住了,一抹古怪之色浮上眉梢,吳氏的話和他所想的簡直南轅北轍......

    兩位夫人竟然是支持他納妾的,這些從女子的角度,完全無法理解,但若是考慮到李家如今的局面,李奕奇倒是明白了許多,李家就剩自己這么一個獨苗,若是只娶了一個,恰好那一位肚子又不爭氣,那么李家從他這一代就算是......

    “不過,你也要記住,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不許招惹,若是看上了心儀的女子,必須給人家一個名分!我們李家,從不虧欠任何人!”

    劉氏語重心長的說道,聲音中流露出一絲王侯府邸大夫人應有的威嚴。

    “姐姐,這你還不放心嗎,奇兒是你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他什么心性,你不該是最了解......”

    吳氏在一旁掩嘴輕笑,劉氏眼睛也是一亮,臉上也浮現一抹笑意,打趣道:“是啊,妹妹你還別說,奇兒從小就懂事,小時候就和個大人一樣穩重,當時老太爺還懷疑他投胎忘記和孟婆湯......呵呵。”

    http://www.qkjyfx.live/daxialongquechuan/117044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kjyfx.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